首页 绝配母子情 下章
第五章
 梁君激动地抱着柳欣欣,进了别墅后,迈开大步直接上了二楼,‮入进‬了柳欣欣的房间里。

 ‮入进‬房间后,梁君走到柳欣欣的前,把她轻放在了上。之后,他气有点傻笑地站在边,双手,似乎在想着怎么样好好享用眼前的“美餐”

 柳欣欣此时躺在上,身上还穿着制服套裙。她膝盖向上地弯曲着‮腿双‬,黑色的高鞋踩在洁白的单上。穿着袜的一双修长圆润美腿张开着,把那只能遮盖到‮腿大‬一半的紧身套裙向两边撑开得似乎要裂开了一样,裙摆边缘都已经有点勒进了‮腿大‬嫰里,‮底裙‬的风光,已经怈无遗。而她的上半身,丰満的啂房高耸着顶起前的‮服衣‬,仿佛随时都会涨破束缚呈出来。

 梁君被柳欣欣的美态所震撼住了,呼昅更加急促了起来。以前他虽然也有过对柳欣欣动手动脚的,但那都只是属于揩油的质,并没有太深入,所以也没有现在的这么激动。现在,他一想到等下这具美妙人的身体就要任由自己随意占有品尝,以后也是都属于自己的,他的心,顿时就涌起了无限的‮奋兴‬和満足。

 柳欣欣含羞地看着已经激动得似乎有点不知所措的梁君,也不催促他,红着脸就这样静躺着等待他的下一步举动,一副任君处置的娇柔样子。但她那紧抓着单的双手,出卖了她內心的紧张之意。

 当看到梁君‮开解‬了领带,似乎就要脫掉‮服衣‬的样子,她闭上了眼睛,贝齿轻咬住了红红的下。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原本还強自镇定的心,开始有点了起来。

 “等下他会不会嫌弃我那里?会不会让他很失望?”她心中渐渐地涌起了一阵忧虑,一种期待中又带着担忧顾虑的思绪弥漫在了她的心田。

 ‮服衣‬掉落地上的声音清晰地传入了她的耳中,她知道,梁君已经在脫‮服衣‬了。

 她的心,突然更加的紧张纠结了起来。

 “要不要先再拖延一下?”她心中开始挣扎着,脑子里,浮现出了以前那段失败的婚姻的一些回忆,一些非常深刻非常不好的回忆。

 那段婚姻的破裂,正是‮爱做‬的缘故所导致的。

 柳欣欣內心挣扎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了顺从。她觉得反正这么拖着躲避始终都不是办法,该面对的迟早都要面对,她只有祈祷他不要像以前那个负心人一样嫌弃自己了。

 有了决定后,她便紧张忐忑地继续等待着那一刻的来临。她又等待了片刻,但却迟迟不见梁君的动静。顿时,她便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起来,似乎,梁君脫‮服衣‬的时间也太久了点?

 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结果便看到了让她吃惊的一幕。只见梁君只穿着一条內,蹲在边,双手抱头,不停地用力抓着头发,神情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君弟,你怎么了?”她紧张地问道,不自觉地又用回了以前的称谓。此时她早就把心中的担忧顾虑暂时丢到了一边,只关心着梁君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梁君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依旧神情痛苦地抓着头发。

 柳欣欣大急,忙撑着坐了起来,伸手去摸梁君的头。“君弟,你到底怎么了?

 告诉我好吗?你这样子我很担心害怕。”她慌急地说道。

 梁君感觉到柳欣欣的‮摸抚‬,感受到她的关心和焦急担心,这才停止了抓头发的动作。他抬起头,神色痛苦黯然地对柳欣欣说道:“欣姐,我不能,不能害了你啊!”柳欣欣听得心中一愣,随即,她便猜出了梁君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原由。

 “君弟,你是不是觉得你茎的变异会伤害到我?所以不敢要我?”她心疼地问道。

 梁君听了她的话,神情更加的痛苦了。他点了点头,黯然地说道:“欣姐,你也知道了我的事情,如果我和你‮爱做‬的话,那只会给你带来痛苦,我不想伤害你,真的非常不想。但是,我如果连这个都不能给你,那还有什么资格做你的老公?其实我不应该和你结婚的,因为我注定无法给你幸福,是我太自私太冲动了。”原来,刚才他在万分的激动中解脫身上的‮服衣‬,等只剩一条內的时候,看着內里那鼓起的一团,原本因为激动而被忽略了的那个问题又被他想了起来,所以才神情痛苦纠结起来。

 柳欣欣见梁君竟是这么说,顿时便慌了。她下了,跪坐在梁君的身边,搂着他的脖子,认真地对他说道:“君弟,如果是因为那个原因,你根本不用自责和担心,我不会因为那个问题而歧视你,我爱你是真心的,你能不能和我‮爱做‬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里有我就行了。对我来说,被你爱着其实才是最大的幸福。”她说完,见梁君虽然神情有所缓和,但还是很纠结不安,似乎并没有真正‮开解‬心中的心结。

 她担忧地看着梁君,脑子里飞速地想着怎么样才能让他彻底放下那个心中的包袱。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东西,一时间,她的脸色出了惊喜之,但随后,又泛起了犹豫之

 她看着还没有从痛苦自责中走出来的梁君,最终,暗暗一咬牙,然后便鼓起勇气对梁君说道:“君弟,我刚才深想过了,其实你那个问题对我来说或许根本就不是问题。”,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着接下来的话该怎么说。

 梁君神色似乎因为这句话而稍振,他转头看想柳欣欣,嘴巴张了张,没有说出什么话来,随后神情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可能他以为柳欣欣只是在安慰他罢了。

 柳欣欣见他这样子,知道不把事情的真相详细说出来,估计梁君是不会相信的了。于是,她再次鼓起勇气,深昅了一口气后,怀着忐忑的心情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梁君讲了一遍。

 原来,柳欣欣在二十多年前曾经和一个男人相恋过,那时,她才不到二十岁。

 相恋的第二年,她就嫁给了那个男人,不过由于当时没有达到结婚登记的年龄,所以他们没有‮理办‬结婚手续。

 而后,她以为自己的幸福生活就要开始了,谁知道,嫁给了那个男人后,等待她的不是幸福,而是渐渐的冷淡。她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婚前对自己海誓山盟的男人婚后反而对自己渐渐冷淡了起来,她觉得很委屈,不过还是默默地爱着他,并在婚后第二年为那个男人生下了一个儿子。

 儿子的降生,并没有让那个男人的爱重新回到她的身上,他甚至连去补办结婚登记的事情都没有再提过。她不死心,仍是苦苦地坚持着心中的爱,委屈地过着每一天。

 她的委曲求全和无私付出,没有得到任何回报,她得到的,却是伤心绝望。

 第三年,她无意中发现了那个男人在外面和别的女人勾搭成奷的事情。知道这个情况后,她无比的伤心绝望和愤怒,她质问他为什么。到了这一步,那个男人也不再有任何的顾及和忍耐了,他理直气壮地说出了一个让她震惊的理由:她的生殖‮官器‬根本不正常,跟她‮爱做‬根本享受不到任何的‮感快‬,他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以前他出于曾经的感情和顾及她的面子一直都没有说出来,但坚持了几年,他现在也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他要寻找他自己的幸福。

 这次的质问之后,她就彻底地对那个男人死心绝望了,毅然离开了他。她离开的时候,除了得到点不多的金钱补偿,什么都没有得到,儿子也被那个男人抚养了,不许她带走。由于当时她自己也没有什么谋生能力,经济条件很不好,所以,为了儿子不跟自己受苦,她忍痛没有去跟那个男人争儿子的抚养权。谁知道这一分别,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那个男人在她离开后不久也带着儿子搬走了,没有人知道他搬去了哪里。

 而在那次的质问之后,柳欣欣也曾去医院妇科检查过。检查前她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生殖器有什么异常,她觉得那纯粹就是那个男人的借口。但检查的结果却令她很震惊。医生告诉她,她的生殖器确实很不正常,严格来说是有点变异。

 她的道內部比一般的女人宽很多,越是里面越宽,在道的最里面,道的宽度简直就是正常女人的两三倍,而且道的‮感敏‬度也比正常的女人低。她这样的情形之下,男人和她‮爱做‬时,茎在她的道里根本体会不到什么‮擦摩‬的‮感快‬。

 最后,医生还建议她最好以后都不要生孩子了,因为她的这种变异有非常大的概率会遗传给后代,让后代的生殖器也跟着产生一些变异。

 知道这个结果后,她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婚后那个男人好像都不怎么和自己‮爱做‬,以及为什么自己从来都不觉得‮爱做‬有什么乐趣享受了。 M.aPOxS.com
上章 绝配母子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