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強懪-未来篇 下章
第二章
这是潘俭开的特别要求,也是他的嗜好。从阔大的管开口中,他可以见到女孩的蕾丝内,是粉红色的少女型号。微凹的美丽花瓣在凸起的户上清晰可见,有几更从蕾丝细孔中凸了出来,散发出一股少女的汗酸味。

 少女似乎发现跟踪者的不怀好意,她开始加快脚步。一双已成房,在急步下去。潘俭开感到血气上升,下的具更形坚硬了。

 少女显然看到了拍摄者的生理变化,她惊叫了一声,转身狂奔。在火星鬼域地带(注)的窄巷中盲目的奔走。

 (注:火星是地球的新殖民地,那里的贫富悬殊的情况十分严重。有钱人多聚居在海边的绿洲,而穷人,多数是矿工或从地球逃去的亡命之徒,则聚居在矿山旁边的贫民区,随着矿山开采完毕,他们就会放弃破旧的废屋,移居到新的矿区。

 这些荒废了的贫民区,便沦为各式各样的罪恶黑点,因此被称为恐怖的鬼域地带。)潘俭开当然不会放过她,就在她到达巷口之前,他已追上了她。他一手掩着女孩的小嘴,一手箍着她的粉颈,将她拖进了一所废屋。女孩拼命挣扎,但颈项被紧紧箍着,很快就已经无力抵抗了。

 潘俭开按了一下控制钮,他将家欣的面孔贴上女孩模糊的面上。他最爱这样做,因为他最忘不了的,还是强暴家欣的那一次。他一松开手,女孩就疯狂的想挣扎。他一拳打在女孩的腹部,她马上痛得倒在地上,不断的饮泣。

 “不要…求求你…不要…”声音倒蛮像家欣的。潘俭开一手抓住她上衣的衣领用力一撕,女孩的上衣马上被撕开,出雪白柔的少女肌肤。一股少女清香扑鼻而至,潘俭开像野兽一样,扑在女孩身上,在她颈上和前狂吻。女孩拼命的挣扎,踢的。

 “哎呀!”她一下膝撞,竟撞在潘俭开的下,他惨叫一声跌开。“Shit!”潘俭开痛的大叫,下次该叫他删去这些片段的感觉部份。

 女孩一击得手,也顾不得衣服破烂,马上起身想夺门而逃,可是潘俭开一回气,追上去再一拳打在她腹上。女孩惨叫一声,掉在地上卷作一团,再也无力反抗了。

 他将女孩的身体拉开,一手扯掉已半褪的罩。“真是一房!”少女的房是完美的梨形,十分丰而且坚,更是充弹力,比起家欣的房更加鲜

 潘俭开一手一个的,用力捏着她的美。他在女孩的俏面上狂吻,女孩只能无力的避开他的嘴。他硬要吻在她的上,鼻里全是少女的体香。女孩紧闭着嘴,忍受着拍摄者是须和口涎的臭嘴。

 潘俭开用力扯着女孩的蒂,她张嘴呼痛,他便乘机把舌头伸进她的小嘴,勾引着她的小舌头,着她的香涎。

 “唔…”女孩樱被封,只能发出阵阵息,更是人。潘俭开将视点调较到拍摄者的手上,一个鲜幼滑的处女房马上映入眼帘。

 女孩的肌肤像丝般滑溜,而且散发出一阵幽香。潘俭开看到她峰顶上的蓓蕾已经开始反应,粉红色的晕在迅速的扩大。呀!

 头上竟有微量汁的分泌,和家欣一样,难怪拍摄者说是极品。拍摄者一口便含住了凸起的头,着香甜芬芳的初。真是人间美味。女孩开始哼出销魂的呻,拍摄者的高明爱抚,挑起了她的青涩的情

 她的手开始无意识的在拍摄者的头上游走。视点随着拍摄者的手,探入了女孩的大腿内侧。潘俭开感受着女孩身上最幼滑的肌肤,手轻轻穿过管,落在少女的内上。

 女孩拼命合紧双脚,不让手再深入。潘俭开便停在女孩的内上,隔着薄薄的布料,抚摸着女孩的鲜花瓣。

 他看到几条穿透内上蕾丝细孔的纤,一条条的充光泽,充斥着少女特有的气味。他知道少女已经动情了,因为他看到在蕾丝布料的印,正在慢慢的扩散,终于,像颗珍珠一样,一滴处女的爱渗过纤薄的布料,呈现在他的眼前。

 那是种独一无二的特殊香气!潘俭开根本找不到适当的形容词,只知道他愿意永远的嗅下去。

 手指掀起内边缘的橡筋带,触在她的户。潘俭开感到女孩部马上产生强烈的颤动。她用力的扭紧双腿,但现在要阻止手指的入侵,已是无补于事了。

 汁失控的由花瓣中间渗出,潘俭开的视点也随着手指的移动,分开了少女紧合的花蕾。眼前出现的,是两片鲜红色的美丽花瓣,他可以清楚见到,已动情膨起来的蒂在交接处剧烈的颤抖。

 而从花中正不断分泌出清香的处女花。手指迫开道口的紧闭肌,在女孩呼痛声中,进从未有人到过的神圣地方。四周是浅浅的红色,很温暖!很紧窄!潘俭开不赞叹造物主的神妙。手指被四周紧紧的裹住,前面的就是处女膜了!

 真是神奇呀,造物主特地为女人制造这一个标记,难道就是为了要增加女人第一次的价值?手指在充道内缓缓送着,女孩不自觉的动着小股在配合。

 她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失在爱的极度快中了,拍摄者用力扯下了她的下裳,疯狂地着她美味的少女爱

 女孩失控的高声喊叫,强烈的冲击着她美丽清纯的处女体,全身泛起一片樱红色。拍摄者将大具凑近女孩嘴角,她虽然不愿意,但终于还是被侵入了。

 潘俭开马上将视点调较到茎上,刚好感到头穿越了少女洁白的贝齿,被温暖的舌头包裹着,撞在少女的喉头上。那种感觉确是无与伦比!

 女孩不断用舌尖在头上着,动作生硬但却仍是一样的刺。她的嘴太小了,超大号的具根本含不下,给撑得的。拍摄者用力的在女孩的檀口中送,一方面又继续着她的,上下两口的同时刺,叫女孩无法招架。

 潘俭开感觉到女孩全身上下,开始有节奏的在剧烈颤抖,鼻中急着气,最后女孩娇躯一震,在接连的快中昏厥过去。具在少女口中烈的跳动。

 终于在她惊讶的目光中,出大量滚烫的浆,直进少女的喉咙。潘俭开感受到最前锋的

 心想真是物有所值。大量白色的很快灌了女孩的小嘴,她虽然拼命的想吐出来,但口中着的大具却仍未消肿,只有迫着下了一部份又热又浆的

 但仍有不少沿着她的口角溢出来。***潘俭开将少女的赤躯体平放在地上。用手分开她的两腿,将已经重新大的武器凑近少女的户。少女在迷糊中,感到被巨物迫近,她害怕得全身抖战,手紧紧的抓住强暴者的手臂。

 门牙用力的咬着下,一双美目紧紧的合上。俏面上的惊巧表情,像刹了家欣破瓜前的模样。

 潘俭开将视点移往头,他感到鸡蛋大的头,用力迫开紧箍的道口,在少女痛苦的哀号中,突入了处女。呀!比用手指紧凑得多了。
上章 強懪-未来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