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強懪-未来篇 下章
第三章 一片空白(全书终)
具无情的推进,四周的像铜墙铁壁一样,将头紧紧夹着,这种感觉,潘俭开已经很久没有尝过了,具继续开山劈石,一直前进到处女膜前才停了下来。女孩已经痛的泪面,下身像被人入了一烧红的巨大火,要将她撕开两边似的。

 她拼命的摇着头,手指甲已深深的陷入强暴者的手臂中。口只能张的大大的,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潘俭开马上开启另一个视点,他要一面感受撕开处女膜时的感觉,又要同时欣赏女孩失去处女那一刹那的痛苦表情。

 具一路往后退,直退到道口才停下来。道口紧紧箍着头下的浅沟,感觉美得难以形容。他看到女孩张开一双美目,含泪的大眼睛发出疑惑的目光,她似乎不明白这火撤退的原因。

 强暴者的狞笑,使她猛然醒觉。她眼中闪出强烈的惊慌,具毫不留情的重新入。潘俭开感到紧迫的壁被强力撕开而产生的强大迫力,头重重的冲破少女脆弱的防卫,撕破了她处女的印记。

 鲜血像朵桃花似的飞散而出,落在头上,带着长长的血痕,撞落在道的尽头。随住具的突进,女孩发出凄厉的惨叫。

 美丽的面庞痛得扭曲了,眼泪从紧闭的眼眶中飞而出。和家欣破瓜时一模一样,太美了,整条超大号的具,被处女窄小的道紧紧的裹住。潘俭开像亲尝到了处女破瓜鲜血的特有血腥味,他仍然看到处女膜撕破的伤口在渗出鲜血,染红了整条茎。

 少女道内的剧烈抖颤,不断按摩着他的头、他的具、他的全身、他的灵魂。他开始把出,具牵引着受创的,给少女带来了另一波剧痛。

 她开始哭叫,口涎鼻涕和着眼泪面都是。到具再次大力入时,她已痛昏了,潘俭开没有停下来,他已开始猛烈的。女孩的道自动的分泌出大量的爱,足够的润滑减轻了女孩的痛楚。

 她悠悠的醒转过来,在强暴者的猛烈攻击下娇啼宛转,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复杂呻,随着具的每一下入,潘俭开都享受到无比的快。他知道以猥琐男人的耐力,再加上刚才已发了一次,这一次强暴,至少可以享受多半小时,足以干“死”这个娇的处女十数次。

 说未说完,女孩已全身剧震,感受到另一次高了“泰坦”的红色月光,透过废屋的破烂天花,映照着强者在无辜的处女身体上无情的蹂躏。

 在火星的空气中,充斥着兽的急促气声和女孩痛苦的哀呜。天上开始降下红雨(注),像为女孩的悲惨命运下哀悼的眼泪。

 (注:火星在经过人工造氧机数十年的开垦之下,大气已重新形成。水蒸气混和了火星的红色尘埃,故此火星的雨是浅红色的。

 “火海观雨”更是著名的火星十景之一。)野兽般的强暴一直持续了四十分钟,女孩的惨号由开始时的大声痛哭,到后来时已变得气若游丝。

 她已经麻木了,下体的疼痛和快已变得习惯,像不属于身体的一部份。女孩像个布偶似的,随着潘俭开的,无意识的扭动着身体,但对强暴者来说,这倒被演绎成了强劲、威猛、超人的荒谬印象。潘俭开经历了十多年来最满意的。

 女孩的受摧残的身体内剧烈的搐,来了…洪水般的高速的出来,烫得半昏的女孩全身一震。浓烈的男气味从在道口溢而出的中散发出来。

 一下、两下、三下…潘俭开颓然的倒在女孩身上。太舒服了,是最好的一次…屋外,雨停了,水点从天花的破中“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面的红土上。起了微量的红尘。

 拍摄者出萎缩了的具,欣赏着仍沾染在头上的落红。女孩的赤身体,无力的卷在地上。在不久前还是玉洁冰清的完美身体,现在却布了污秽的和血迹。娇的花蕾已被摧残得不成形,高高的肿了起来,她虽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潘俭开却知道她正在流泪。

 镁光一闪,拍摄者用全息照相机拍下了女孩的照片。女孩连忙转身,她不想再见到这张面孔。这个猥琐不堪的脸,夺去了她最宝贵的贞,彻底破坏了她美丽浪漫的初夜梦想,毁灭了她的一生!

 眼泪再次不受控制的出,她哭了起来,女孩晶亮的背部,在泣下微微震动。丰部一弹一弹的。潘俭开感到下的具又再反应了,他不惊异这猥琐男人的能力。像怪物似的大具,已指向无助的猎物。

 另一轮惊天动地的强暴,又再开始了,拍摄者用手揩抹着女孩下体上的稠密的,女孩一动也不动的任他施为。反正最宝贵的已经失去了,其他的算什么!直到强暴者用手指暴的入她的门,她才惊觉到悲惨的命运,仍没有放过她。

 纤小的菊花轮被无情的闯入,使她不能自己的痛得狂叫。她拼命的扭动着身体躲避,却叫强暴者更加热血沸腾。

 潘俭开对一向不大热衷,爱滋病虽然终于在廿三世纪找出治疗方法,但人类根本上已放弃了的习惯,那是野蛮而危险的做方式。

 拍摄者却显然不同意,他用力抓紧少女的眼,无视她的尖锐惨叫,把头抵在细小的眼上。菊花轮紧紧的合上,从女孩股上的绷紧的肌,可以知道她现在是如何害怕。潘俭开心中升起强烈的念,这美丽的女孩勾起了他的兽

 他从未干过家欣的后庭,现在就让这女孩,代替家欣给他开苞吧!视点马上转移到头上,潘俭开用力将具顶开女孩的眼。好痛!

 头被箍得太紧了,女孩痛的全身不停的猛震,头用力的顶在地上,一头乌黑的秀发上沾了火星的红土。具虽然已涂了浆,但门实在太小了,潘俭开必须用尽全身力量推前,才可将具迫进。

 少女十只手手指已进红土之中,她已经昏厥过去了,具突入直肠,那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潘俭开没有嗅到臭味,只有一种奇特,难以形容的气味,一点也不讨厌。

 他花了十分钟,才可将具完的全钉入女孩的眼中。女孩的眼根本容纳不下这怪物,血丝不断从裂开的菊花轮中出,把雪白的股都染红了,拍摄者开始在干涸的直肠内具的外皮扯住了直肠壁,潘俭开觉得很痛。

 但在窄小的门中,却又另有一种快。他愈愈起劲,不到五分钟便在女孩的门内发了,这一次的发量不多。

 但高时的虚感却更是强烈!真好!潘俭开发觉,他对改观了,紧窄的门将缩小的具迫出体外,眼仍然张得大大的没有缩小,混和了鲜血而变成桃红色的了少女洁白的股。

 潘俭开无力的伏在女孩的背上,她仍然很香。披散了的长发零落的铺在肩上。潘俭开忍不住拨开他的秀发,在她的颈背上深深一吻。

 家欣最喜欢人吻她的颈背,那里是她的感带,潘俭开记得很清楚。家欣的后颈有粒小红印,是胎记。这连家欣也不知道,是潘俭开在强暴家欣时发现的。

 后来他才告诉家欣,两人更为了观看这小红印,开展起了无数次烈的爱。潘俭开在女孩颈背上深情的吻着,一颗小红印却突然飘进了他的眼角!是家欣!不可能!家欣不会那么年轻!

 拍摄者却已站了起来,潘俭开想再看清楚,但不可能了!“扑”一声,录像中止了!这是潘俭开的习惯,他不喜欢看气化人体的一段。

 虽然猥琐男人曾多次花尽舌,说杀人的感觉多么精彩,但他始终不能接受。他只喜欢强女人,不想杀人!所以猥琐男人干脆删去了那一段。潘俭开一手扯去虚拟眼罩,他心中突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安。

 他知道这世上,只有另一个人有着相同的胎记,但不可能的!“嘟…嘟…嘟…”电脑管家(注)用柔和的女声音说:“潘先生,月球剑津高中陈校长急电,你要接听吗?”

 (注:廿三世纪的所有房屋都已配备全自动的电脑管家,负责一切家务。)“马上接入来!”潘俭开感到心脏都跳出来了“啤!”在前闪出视像电话的屏幕,一个道貌岸然的男人出现在屏幕上,面歉疚的神色。

 “潘先生,对不起!你的女儿…潘小欣失踪了,她用这个机械人瞒骗了我们。”他用手指着身旁一个拆散了的机械人。“根据她的同房说,一个月前她收到消息,说她的亲生妈妈在火星上出现,所以她一个人偷偷飞到火星去了。”

 “潘先生!潘先生!”潘俭开脑中,只有一片空白。【全书完】
上章 強懪-未来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