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12章 亲昵
 昨晚是被折腾狠了,祈晏今天醒来的时间较以往晚了许多。

 “主?”不看沙钟祈晏也知道现在一定是过了巳时。而微生澜分明已端整地身着一袭玄墨衣衫,却只靠坐在头并未真正起身。

 是…在等他?

 光是这样想着,祈晏就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热度在渐渐上升。

 微生澜饶有兴趣地看着祈晏几经变幻的神色,虽然表现得极其细微,对她而言还是不难察觉。

 昨分明还主动的很,现下竟脸红了。

 “嗯…”意识到自己发出了什么声音,祈晏顿时轻咬住了下。但他兀自等了良久,上的手却未有半分逾矩之举,仅是力度得当地给他捏着酸软的侧。

 “来方长。”捕捉到祈晏眸中闪过的一丝失望,微生澜有些失笑地在他颊上落了一吻。

 原本还微黯的眸子即刻又明亮灿然了起来,祈晏用食指轻触方才被吻过的地方。继而指尖微移…

 “这里。”轻抵在昨晚就被肆泽嫣红的温软瓣上。

 又来了。稍显无奈地想着,微生澜还是纵容地遂了他的愿。

 祈晏有时候…着实是十分主动。

 对于这点,微生澜在昨晚已深有体会。且此时若不按这人说的来,这人还会不屈不挠地坚持到她同意为止。

 “现在满意了?”微生澜带着笑意问道。

 被绵长深吻夺走呼吸的人现只息着说不出话,哼出的几个音节也让人听不明意味。

 而门外。

 “那个…主子他们是醒了吗?”虞书言听见房中似有动静,但又不敢贸然敲门询问,只好求助起云笙。

 其实云笙也是纠结的很,他觉得自家王爷肯定早就醒了。但这个时候都还不出来…咳,万一敲门打断那什么好事怎么办。

 昨晚在新房外的侍子要守到亥时才可离开,这期间虞书言站在外面,不可避免地就听到里头传来的声音。

 现回想起来,虞书言仍是极其赧然。

 他从未听过他家公子那样的声音,似是愉却又近乎低泣的破碎语调…光是听着就让他面红耳赤。

 在这两人还纠结着是否敲门的时候,微生澜坐起身,当着祈晏的面打开头暗格,拿出里面本是用以防身的匕首。

 匕刃锋锐,只轻在指腹上一划,血珠便争先恐后地从划开的伤口中沁出。待鲜血在白布上滴落了痕迹,微生澜才随手把匕首扔回。

 正想要找止血的膏药,微生澜陡然发现她的手被祈晏握住,然后受伤的那手指就被含入了一个温暖热的地方。

 “…”祈晏对上她的目光时,不闪不避,微生澜还能感觉到这人用灵巧柔软的舌在她指尖上打转。

 微生澜微眯起眼,狭长的双眸顿时透出鲜明的侵略意味。向上勾起被祈晏含在口中的那手指,指腹抵在他感的上颚轻柔但不容拒绝地来回抚划。

 看着这人如被轻挠下颌的猫儿般,被逗地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声,微生澜才好心情地放过了他。

 出的手指带着些许津,涂抹在那还微微张着的上,增添一抹亮光泽。

 “先着上里衣。”微生澜把衣物摆到祈晏面前。

 祈晏低低地应了一声,随即坐起身,坦然地移开覆于身上的绸被。

 如上好白玉的肌肤上布留下的痕迹。察觉到身旁之人的视线,祈晏下意识地就放慢了几分穿衣的动作。

 线条优美的背部,柔韧的…微生澜闲闲地欣赏着这番美景。

 等动作进行的差不多了,她才把在门外等待已久的两人唤了进来。

 “那现在饿了吗?”微生澜有意问了一个与昨晚相似的问题。

 刚洗漱穿着完毕的人闻言,面上好不容易才退却的热度又再去而复返。

 浑然不知自己此刻面染酡红的模样会更加挑起微生澜的兴味,祈晏诚实地点了点头。

 批给在朝官员的婚假一般是三至七,最长的也没超过十天,但微生澜却是向景帝告了整整一月的假。

 不过上朝对微生澜这并无官职的王爷本就无硬规定,说是告假,实际也只是事先与景帝打个招呼而已。

 倒是指不定会有人认为她沉溺美呵…现在早已过了用早膳的时间,而离午膳又还有近两个时辰。云笙提来的食盒中装的是卖相精致的糕点,微生澜便捻起一块如意糕抵在祈晏上。

 “不张口么。”微生澜挑了挑眉。

 后者闻言即刻启轻咬了一口,慢条斯理地嚼咽着。

 但微生澜没想到这接受过一次喂食的人却是不肯自己动手去拿了。

 “还要。”祈晏那双黑黝的眸子不觉蒙上一层潋潋水光,仿如沉入湖中的黑曜石,无意间柔化了棱角。

 他家公子,这真是他家公子吗…虞书言内心纠结万分。又观云笙在一旁两耳不闻、目不斜视的样子,忽然就心生佩服。

 但事实上云笙并不比他镇定几分,只是面上仍绷着不动声而已。

 这般亲昵疼宠的场景不知得羡煞多少男子的眼…便是云笙这贴身侍子看了都觉灼目。

 祈晏表情餍足地懒靠在椅背上,微生澜便停下喂食的动作,改拿巾帕在他上轻拭:“明与你回门,后我将启程去烟城。”

 烟城的那人确有足够份量让她亲自上门一遭。

 “不能带上我?”靠在椅背上的人倏地又端坐了起来。

 微生澜只思忖片刻便想婉言拒绝:“此去路途遥远,我怕你…”“主定会照顾好我的。”不等微生澜说完,祈晏就先说出一番示弱话语。

 且他说完又微垂下眸,透出几分低落之意:“方才成亲二…”

 方才成亲二就撇下自家夫郎,微生澜于心中替他补全了这句话。

 “带你同去便是。”微生澜低叹着摇了摇头,妥协速度快得连自己都为之诧异。但既说出口了,她就不打算食言。

 所幸此行虽远,却无甚危险可言。

 至于这人或会需要她分神照顾一事…微生澜只当是理所当然的。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