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42章
 祈晏还未靠多近,就被榻上那人给推拒在外,本就黑黝的眸蓦地更微沉下来。

 “咳…想什么…”微生澜执握住轮椅上那人触感低凉的手,随即十指相扣以表心意:“我只是怕给晏儿过去病气。”

 不出声还好,一出声她就制止不住祈晏贴近的动作。

 “主若是好不了,我自然不会独活。”清冷质感的声音全然柔化下来,轮椅上的人疏冷的眉目舒展开而又微微垂落,掩盖住眸中翻涌着的诡谲神色。

 他知道的,采取封城措施既是事情已至无可挽回的地步…因而从到达州城后看见城门紧闭的一刻,祈晏就做好了与眼前女子同死的准备。尽管其实在更早之前,对方刚与他说冀州一事的时候,他就已有此想法。

 即便愧对于他的父亲…

 “不过是感染风寒而已,晏儿何至于说的这般严重。”自家夫郎这就对她表明要生死相随的决心,微生澜闻言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感染风寒?

 祈晏陡然抬头直勾勾地望着正坐起身的女子,反复思忖着这四字的可信度。

 “哦…不过是风寒而已,主何至于怕过病气与我。”祈晏温地说完,倒是把微生澜方才的话语给奉还地差不多。

 当然他知晓眼前之人确无欺骗于他的必要,即是影七传回的消息有误,但…只感染风寒为何会昏十数之久。

 “晏儿这般是要我如何去喝那碗药?”这只忽然就把头枕在她腿上不肯挪动分毫的猫儿…微生澜只得伸出手去顺抚轮椅上的人那头乌墨长发,微弯下的眉眼透出几分无奈神色。

 轮椅上那人闻言是乖顺地起了身,但却也不让她有动作,自顾自推转轮椅端起被搁置在桌案上的瓷碗。

 “冷了…”确切地说是冰凉。这种屋外落雪簌簌的严寒天气,只半刻钟不到的时间就足以让原本冒着热气的汤药急剧冷冻下来。

 微生澜掩轻咳了几下,而后摆了摆手:“无妨。”

 想伸手接过,却见轮椅上那人垂眸似思索片刻,遂端起瓷碗…

 “晏儿这是做什么…?”微生澜一个怔忪就没能制止住对方的动作。该喝药的人是她,自家夫郎却把瓷碗贴放到自己边上了。

 微生澜顺着轮椅上的人轻扯她衣袖的力道方向倾俯下身,登时上就传来再熟悉不过的温软触感。

 现她就是再如何迟钝也该明了自家夫郎的目的了,苦涩的汤药渐渡入她口中…以这种方式服药的话,一向厌恶的汤药味似乎也变得稍微能够接受了些。

 “不能让主喝冷了的汤药。”轮椅上的人把汤药渡送完后才稍退离些许,若忽视那弧度优美的白皙脖颈所染上的浅淡绯,这一本正经的说辞或许是能有那么点说服力。

 知晓拗不过自家夫郎,微生澜便放弃推拒而由着他折腾。即使是过程中不慎沾在她角边上的药,最后也被轮椅上那人凑过来细细去。

 这莫非是要她连擦嘴的功夫也省了的意思吗。

 “商止…方才是不是也在这房内?”微生澜迟疑了会,仍是问出口了。

 话音落后被自家夫郎一瞬不瞬地凝望着,微生澜轻咳一声主动俯身在轮椅上那人微抿着的瓣上轻吻了一下:“这种事情我可只对晏儿一人做过,往后也是如此。”

 以眼可见的速度,轮椅上那人的清冷容漫上几许酡红,原本微暗的眸光也倏忽亮起。

 “是在。”轻易被心悦之人以言语安抚,祈晏垂了垂眸对女子又是一副乖巧温顺的模样。

 所以事情是与她所猜想的那般大致无差了,边想着微生澜便下了榻。

 “主昏了十数,现醒了也该是要再静养一番。”虽动作娴熟地为静立在他身前的女子系上衣袍的束带,祈晏实际其实并不赞同其起身的举动。

 若不是眼前女子神色上没有半分勉强且还精神状态极佳的样子,他定是一早就制止了对方起身的动作。

 昏十数?微生澜闻言微愣,昏时是夜晚,现醒了她也只当自己是如平常般的睡了一觉…顶多是过去了半而已。

 “我不过是…”刚开口,微生澜一低头就对上轮椅上的人那双墨玉般黑黝的眸子,忽然就下意识地把后半段话语给咽了下去,改换成了‘稍有些劳累’。

 她不过是六、七没睡加之不慎染上风寒,完成州城内的部署后又心底松懈了一下…但微生澜直觉上就觉得这事还是不要让自家夫郎知道的好。

 “之前想着主还未醒来,我便只让云笙准备了粥食。”轮椅上的人微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倒也并不深究。

 被这么一提及,微生澜才觉着腹中空空如也,确是有几分饿了的感觉。

 “主有什么想吃的,糖醋里脊、琵琶虾、如意糕…蟹粉酥?”祈晏先是列了一连串平里能让微生澜多动几次筷子的食物名,而后微仰起头神色极为认真地说道:“辛辣的不可以。”

 自家夫郎什么时候就把她的喜好给差不多记全了,微生澜微妙地挑了挑眉,手穿在轮椅上那人的乌墨长发间轻柔顺抚着。

 “粥食即可。”她也不是不知道现在这州城内想到轮椅上的人方才话中的那些吃食并非易事,少不得是得费一番功夫。

 轮椅上的人在女子的顺抚中习惯性地微眯起了那双狭长凤眸,低‘嗯’一声作为回应。对方若说想,他自然是无论如何也要为之寻来的。

 恰此时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

 云笙本是放轻脚步提着食盒入内,见着那边噙着温雅笑意的女子,几乎是刹那间就红了眼。

 他还以为…

 “食盒放这便退下吧。”祈晏说这话时也没移开放在女子身上的目光。

 云笙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应声,他都还没来得及多看自家主子两眼,也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关怀话语…

 微生澜顺着轮椅上的人扯她衣袖的力道坐下,下一秒一个舀着粥食的汤勺就被那人伸了过来。

 “咳…”微生澜轻咳一声,蓦地陷入到一种微妙的沉默状态。

 “主?”祈晏维持着把汤勺抬置于女子边的姿势一动不动。

 不…她是真的觉得自己现在身体状况很好,十招之内能把暗卫撂倒在地上的那种,并没有需要自家夫郎来喂食。

 但即使微生澜在心底这么想着,现被轮椅上那人微亮起的黑黝双眸紧紧注视。

 未逾几时…

 她放弃了挣扎。

 【往下瞄一眼作者有话要说】

 【往下瞄一眼作者有话要说】

 【往下瞄一眼作者有话要说】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嗷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