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55章
 【七点换摸摸大(—)】

 靖淮之畔,垂柳依依。

 人来人往的集市巷道,微生澜缓步推着轮椅前行,对周遭偶尔投来的好奇目光不甚在意。而祈晏对这种目光也早已习惯了,同样神色淡淡。

 人们对身有残疾之人的态度确实算不得友好。即使对于出在自家的,也向来是遮掩都来不及,绝不会像这样公之于众。

 单说从王都到烟城十有余的路程,微生澜本以为祈晏会多有不适。男子毕竟比不得女子,何况祈晏这比之常人要属病弱的体质。

 微生澜为此还特意为此做了些额外准备,只不过后来她发现…自家夫郎原来并不需要这些。

 昭王府用以出行的马车通常是外部从简,而内部依标准的皇室规格置办。但自从微生澜考虑到祈晏的身体状况,后者就变成了力求舒适的格局设置。

 马车总难免还是会有些颠簸,不过祈晏这一路却只安顺地靠在她身上,眉都不带蹙一下。

 而途中休歇下榻的地方不尽可选,有时候只能将就于相对简陋的客舍。除了非得要占据她怀中位置才肯入睡这点外,祈晏并未对所处环境有半分挑剔。

 也未免太让她省心了些…

 “哎这位小姐,不如来店里为您的夫郎挑选个簪子啊。玉簪配美人,岂不妙哉。”身型微胖的中年女子笑地叫住正路过她商铺前的人。后一句话说的诚恳,倒并非是恭维。

 微生澜还未说什么,轮椅上的人就先开口道:“主不是说今要去见那人?不必为我耽误时间。”

 祈晏并未没细问那人是谁,只从微生澜的言语中得知那人是个女子。但能让微生澜亲自来寻的人,想来不会是个等闲之辈。

 反正微生澜没有要把他撇在客舍让云笙代为照顾的想法,他也就没必要追问底,待见着后再自行观察便是。

 “人在烟城也不会跑了去,总不至于连给夫郎买个发簪的时间都没有。”微生澜顺抚了下祈晏乌墨般的长发,入手时的触感也柔顺如上好的丝绸。

 她知道祈晏是不愿有丝毫负累于她,但愈是如此,反而愈让她想把人好好宠着。

 “晏儿可有看中的?”不知自家夫郎会喜欢哪一种…微生澜一时有些犯难。

 祈晏抬头看了看微生澜的神色,发现其虽带有几分苦恼却仍认真地为他挑选着。

 心底急速窜过一阵欣悦之意,祈晏便听到自己用低缓的语调回答:“主随意为我挑一个便是。”

 可他明明知道自己这么说,微生澜听了就更不会随意去选。

 祈晏不愿微生澜为他多费心神,但偏又是喜欢看微生澜为他费神的样子…

 这种矛盾的心情,始终无法调至平衡。

 几经犹豫,微生澜最终选定的是一个质地通透的浅碧玉簪。没有太过繁复的雕刻或坠饰,但简约而不失美观,握于手时的触感也较为细腻。

 付清账款待店主将其包裹好后,微生澜把它轻放到祈晏手中,温声道:“晏儿若是不喜,对我直说也无妨。”

 站在柜台后方的店主很是直快地笑了笑:“您就放心吧,冲这份心意,您的夫郎也不会不喜这簪子的。”

 哪个男子在收到自家主送的饰物时不是心欢喜的?这客人竟会担心这一点…

 祈晏朝微生澜点头表达他对这番话的认可,继而低头望着静躺在他掌心上的物什,不觉柔和了疏冷眉目。

 而当察觉到一些暗投来的欣羡目光,祈晏微不可察的稍蹙了眉…再看也不会是你们的。

 告别这段曲,两人最终还是走到了原定的目的地。此并非隐蔽之所,堂而皇之地坐落于靠近城中心的位置。

 “阵法。”微生澜并不惊讶,毕竟印象中她要寻的人就是擅长于此。

 无怪乎此地位于繁盛之地却还人迹罕至。以寻常人的五感六识,大多会因受阵法影响而下意识忽略这个地方,或选择绕路通行之类。

 祈晏只稍看一眼就笃定地说:“燕佪之阵。”

 可以看出此地主人并无伤人之意,布下的只是普通阵,应是想让前来打扰清静的人知难而退…

 “晏儿聪颖,实让我有些自惭形愧。”微生澜闻言便将目光移至祈晏身上,含带笑意的眼眸中出赞许之

 由上一世的记忆,微生澜知道祈晏必不同于寻常男子。到底是能让景帝说出‘可惜’二字的人,自然简单不到哪去。

 说起来自家夫郎闲暇时看的书已是涉猎甚广,从兵法谋略到奇门遁术…看的时候并无刻意避之于她,甚至能说是有意让她知晓。

 微生澜想起祈晏那时还颇为小心地不住瞄看她的神色,这方面倒真是可爱得紧。

 “主莫要说笑…”这人方才注视着的地方分明就是生门,又何来自惭形愧一说。但祈晏还是因微生澜的这番夸赞而面染薄红,难以抑止角处微微上扬的弧度。

 曲径通幽,两侧葱郁的林木垂下大片绿荫。而无论往哪个方向走,周围景物都无丝毫变化,直让人生起自己是在原地打转的错觉。

 探访之人若找不着生门,在园中兜兜转转,不出一盏茶的时间就会发现自己再次回到了入口处。

 在祈晏眼里只能算是‘普通’的阵,事实上不知有多少人不得其门而入。

 祈晏将上身放松地靠在椅背上,微阖起一双狭长凤眸,端是一副全无防备之态。

 显然这等阵法难不倒他心悦之人。推着他向前行进的人步伐虽缓,却并无迟疑。

 有外人闯入,园子的主人自然有所察觉。只是她万未想到,来人走出阵的速度竟如此之快。

 “先生好雅兴。”

 亭边烟柳轻曳,风姿隽秀的青衫女子正于其中兀自品茗。

 千机随意放下茶盏,不动声地把目光移至对她说这话的人。见那一身装束虽不显眼,但衣料分明是达官贵人才用得上的云锦。

 微生澜平静地任由其打量,微笑道:“先生可还记得那枚玉佩。”

 “你是昭王。”千机了然地点了点头,态度并未因知晓来人身份而有所改变,只仍旧是不卑不亢。

 玉佩。

 祈晏刹时睡意全无。方才被一路平缓地推行着,他阖眼靠在椅背上不由得沾染几分困倦。

 却不料这一睁眼…险让他控制不住这几手而出的枯蛊。

 千机…微生玘…

 微生玘就算了,叶绮衣、叶绮允也算了。眼前之人他并不认识,但这张脸却与他那次梦境中见过的面容相重合。

 荒诞至极。

 “晏儿?”微生澜担忧而疑惑地握住祈晏的手,感触到的温度似比平常还更低了些。刚才不还好好的,怎的面色突然苍白至此。

 熟悉的轻唤与手上传来的暖意让毒蛊渐渐停止躁动。祈晏回握住微生澜的手,摇了摇头:“无事,主不必担心我。”

 千机若有所思地瞥了轮椅上的人一眼。她对这男子无半分印象,不知对方是哪来这么大的敌意。

 比起曲折迂回地试探,微生澜觉得与聪明人谈话更适合单刀直入:“先生大才,定是已知本王此程所求为何。”

 “我若不应,昭王会就此打道回府吗。”千机抬了抬眼,话中语调平淡得与陈述无差。

 眼前女子一身风华韵确可灼煞人眼,气度亦是斐然。但欣赏认可是一回事,追随效力又是另一回事。

 “不会。”微生澜回答地也干脆利落。

 已到手一半的东西,哪能由着人说放弃就放弃。

 并不为那隐含拒绝的话语所恼,微生澜维持着合宜得体的微笑:“良禽择木而栖,而凤非梧不栖。先生为智者,应比本王更深谙此理。”

 并不为那隐含拒绝的话语所恼,微生澜维持着合宜得体的微笑:“良禽择木而栖,而凤非梧不栖。先生为智者,应比本王更深谙此理。”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