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
第57章 双更
 【双更】

 …

 …

 爱屋及乌?

 反应过来的微生澜就有些哭笑不得,自家夫郎这醋坛子未免是装得太了些…

 一碰就洒。

 “我连他的名姓都记不大得,长相也只对肖似晏儿的几处留有印象,这如何能算是爱屋及乌。”扣在怀中人单薄身的手转移至背脊处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柔顺抚着,微生澜在那离自己极近的瓣上又轻咬吻了一番,以至于怀中美人本就被肆得嫣红微肿的瓣愈显得娇滴。

 当然这番动作不会只停留于表面,美人原本闭合着的齿关只一次微弱的抵抗就主动为进犯之人敞开了门户,登时齿关之内的地方也全数沦陷于进犯者的掠夺之中。

 观察着怀中美人略显苍白的面容慢慢浮上一层红晕,如映了晚霞的梨花般绮丽动人,微生澜终于稍作退离让他有了细微息的时间。

 冗长的深吻,祈晏清润的眼眸中水光又重了几分,但却未有珍惜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息之机:“主却是还记得他叫祈御。”

 声音很是低弱,当仍是清晰。

 “晏儿说什么?”微生澜故作没听见,怀中美人方才被那般对待之后,眼角微红含带意的模样显得尤为柔软可欺。且在这种时候还不忘吃这飞醋,着实会让她想顺着欺上一欺。

 未能再把方才的话重复一遍,祈晏全部的注意力已被带到了他自身的腿上。虽尚未能站立但已有了些许知觉的双腿,在心悦之人的一番抚触下便生起一阵麻麻奇异之感。

 “嗯…”压抑着的低,祈晏伸手去按住那只极为好看的手,想要制止住对方的动作。深知若是再这样继续下去,他很快就会在心悦之人种种亲昵的举措下忘了原本要论说的事情。

 那只好看的手竟这么轻巧就被他按住不动了,祈晏缓下急促鼓动着的心跳,稍稍放下心来。

 但下一刻,他便怔忪着略微睁大了一双狭长凤眸,忽然心生几许怯退之意。因为他忽然发现身上的衣袍已是松垮下来,究其原因…是对方的另一只手悄然解了他衣袍上的束带。

 “主…”那双黑黝眸子竟是生生透出了几分讨饶的意味,便连这一唤声也是如此。到这境地,祈晏也早已把要论说的事情抛之脑后。

 但他见着微生澜弯下眉眼,微笑着应了他一声,实际于动作上却并不为所动。

 这回不再隔着一层衣物,微生澜的掌心直接碰触于怀中美人触感低凉的滑腻肌肤,轻巧地嵌入夹合着的腿,尤在腿轻拧。

 几乎要抑止不住逸出破碎不清的低声,在这种状态下祈晏除了紧咬着下已是别无他法,遑论说出讨饶的话语,只得以眼神表示。

 于是那双黑黝的眸子显得愈发清润,微泛着潋潋水光,讨饶的意味也更重了几分。

 或许是眼前女子终于接收到了他所传达的眼神讯息,祈晏在经历了一段自觉漫长的忍耐后,发现对方的动作蓦地一下停了下来。

 “主…?”祈晏有些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低唤了一声。

 微生澜这回没有应声,就着现下姿势把怀中人横抱起,一路走到榻旁再把怀中人安置于榻上。

 榻上那人的在反应过来之后,身体未被衣物遮住的地方无一幸免全染上好看的淡粉,尤其那本是洁白莹润的耳垂,现已是红了个通透。

 不同的是,那双清润的眼眸中不再有讨饶神色,躺卧于榻上姿态极为柔顺。

 微生澜便是吃准了这一点。若是逗,自家夫郎或许还会有讨饶和些许微弱得可忽略不计的抵挡。但若是真正要索取,自家夫郎就会变得乖顺且柔软可欺的很。

 把容昳丽的美人于身下索取着,身下美人微张着的瓣便不住逸出好听的低

 自家夫郎思慕于她,以至于由心到身都被她吃得死死的。

 “不会有选秀,也不会有‘爱屋及乌’。”在听这句话时,祈晏已是陷落于由微生澜所给予的情/之中,但他在还是努力睁了睁眼,称得上是主动地把已是被剥了个干净的身体给正进犯于他的人送去。

 但待祈晏翌醒来,冒出的第一个想法便是他昨分明是被心悦之人下了个套给套进去了的…

 “唔…主…?”被索取了整整一夜后酸软的侧受着力道合宜的按,祈晏不觉逸出了一声细微低,同时又似惑地望着眼前眉眼微弯且边勾勒着温雅笑意的女子。

 早朝…

 “现已是近用午膳的时间了。”一下便读懂了榻上那人惑眼神的意味,微生澜微笑着回以温声细语。

 于是下一刻她便见着自家夫郎略显苍白的肌肤都晕上的淡淡绯,微抿着稍稍垂落了眼眸。

 这个时间,她早已是结束了早朝,且回返昭昀殿已久。昨把自家夫郎在身下索取了整整一夜,以之病弱的体质…到后来已是有些体力不胜,想也知道定是累着了。

 批阅着奏折等待自家夫郎醒来,倒也是两事不误。

 “嗯…”侧的按很是舒服,酸涩感由此消去了许多,祈晏终是忍不住低低的哼鸣出声。

 未传侍子,微生澜亲自帮着榻上的人洗漱更衣。透着几分苍白脆弱之感的肌肤无论是略显单薄的膛或是线条优美的背部,又或是其他更为隐秘的地方…尽处皆烙印着被疼爱过的痕迹。

 微生澜把指尖轻抵于其柔韧间的一处痕迹上轻触摩挲了会,当即便感觉到被她触碰着的人整个身体都细微颤抖了一下。

 低笑出声后她便不再逗榻上那人,开始正儿八经地为之着上衣物。

 批阅奏折微生澜也没有要刻意避过自家夫郎的想法,反倒是对方见她翻开奏折便不再靠近过来,甚至是退离了些许。

 “过来。”连绮楼的折子她都能交给这人代为处理,这人还觉得她会不愿让他看这奏折?

 待祈晏推着轮椅到了旁侧,微生澜拉着他的手向上一翻,随即把一个玉制的物件放到他摊开的手心处。

 轮椅上的人低头看了一眼,不由得又怔愣了一刹。细致温润和田白玉,其上雕刻着代表着无上皇权的盘龙。

 “印玺…”祈晏下意识地低喃出声。

 “这些批阅完的,便劳烦晏儿来帮我盖上印玺了。”无论是通过还是不予通过,总是少不了得把这印玺往上一盖。

 轮椅上的人点了点头,稍稍垂落着眉眼而眸光微亮,低‘嗯’的一声亦是格外温顺。

 “主子,方才说是礼部的人送来了一卷东西。”能还用‘主子’这称呼来唤微生澜的也只有云笙了,当然这是微生澜让他不必改口的。

 什么东西要这般急不可耐地送来…

 待让云笙把手上物件呈上,微生澜便看那分明是好几卷卷轴,只不过都卷在了一起。

 把端首执于手上,末端便自然地垂落下来,这一展开…却是一名年轻男子的画像,右下角还有批注京府尹之子,年十九等。

 “这…”微生澜也不由得陷入片刻沉默,朝中一众臣子所提的选秀之事早被她一笔否决,但现下看来她们仍是未有死心…尤其是那些资历相对老些的臣子。

 她轻咳一声准备将画卷阖上,意图展现的瞬间,手背上却是覆上了温凉柔软的触感。

 “这可是挑选出的秀子画像?”轮椅上那人黑黝的眸子注视在摊开的画卷之上,眸光悄然暗下,望着画像时的神色愈渐沉冷。

 京府尹之子…祈晏不动声地在心底把这几字来回默念了几遍。

 “选秀一事我是未曾同意过。”微生澜回握住轮椅上那人的手,十指相扣着将之拉过,在对方微凉的指尖上落了几个细碎轻吻。

 轮椅上的人点了点头,这他当然是相信且明了的,但他此时却是话锋一转;“既是朝中臣子的一片诚心,主也不妨看看。”

 嗯?微生澜伸手捏住轮椅上那人的下颌,将之上挑些许好便于细细观察一番面上神色。

 “此言倒也有理。”话音落下,她便轻巧地把轮椅上的人捞入怀中。

 “京府尹之子,嗯…容只算中乘。”状似认真地在观审着画像,实际微生澜大部分的注意力是放在了怀中人的神色变动上。

 看着怀中人在她这一句话后明显稍稍柔下眉眼,微生澜角处的弧度就悄然上升了几分,只是下一刻又兀自平了去。

 “不过观之意态温然,一身气度倒是颇为出众…”由此怀中人面上神色便刹那间由晴转,虽知不该,微生澜仍是未忍住自喉间逸出了一阵低笑,凑近到怀中人白皙的耳廓上亲吻一记,温声道:“不及晏儿。”

 洁白莹润的耳廓至耳垂都于转瞬间漫上淡淡薄红。

 把面上这卷卷起,到了下一卷画像。

 “这身姿颀长,肢秀细柔,看着便似是不盈一握…”这时微生澜根本连画像中人姓甚名谁,是谁家公子都未曾注意。在说及‘肢’之时,揽抱于怀中人间的手便于其腹上游移摩挲了几回,偶尔还轻拧在侧。

 “嗯…”祈晏几不可闻地逸出一声细微低,但原因不是因为身上所受的抚触。

 微生澜在怀中人染了漂亮绯的耳垂上的轻咬了一下,继而又于其上施了一番亲吻抚慰,微笑着语调轻缓地说道:“不及晏儿。”

 再下一卷。

 “吏部尚书之子?倒看不出来整一副严肃古板模样的吏部尚书,还有个如此容姿出众的儿子。”微生澜稍带讶异地说着,这还真是稍有些出乎预料,但她这声夸赞是并无别的意思。

 毕竟说到容姿出众的美人,她怀里现不就正抱着个么?且这‘出众’之前还该加上‘甚为’二字。自家夫郎若非由着这腿,上门提亲之人定是早就踏破左相府的门槛了。

 再者子也好,乖巧温顺、柔软可欺…每每受她逗时的模样亦是格外动人。

 这时微生澜显然是选择遗忘了祈晏对待旁人时能做到的狠戾,想想秋猎之时那个被挑断了四肢筋脉的人,显然对之旁人祈晏是与方才的那八字形容沾不上丝毫关系。

 “主喜欢?”怀中人冷不丁的一句问话便把微生澜从思绪中拉出,黑黝的眸子一眼不肯错落地望着她,眸光略显深暗。

 “确是清雅如莲…”微生澜回以肯定,只不过即刻就又接了一句:“但仍是不及晏儿。”

 心悦之人的这等话语祈晏便是听再多也不觉腻烦,苍白面容所浮上的红晕已是遮掩不住,生生曝于微生澜的视线之中。

 “好了,不看了罢?”明了自家夫郎的面皮已是撑不住了,微生澜微弯下眉眼,打算放过于他。

 祈晏却慢地把上身贴靠于微生澜怀中而视线移至画卷之上,语速轻缓道:“既是最后一卷,主何妨看完。”

 就容貌而言,一幅比一幅更胜之,最后的不正是轴的一卷。祈晏平里未对自身相貌有过太大注意,但此时却是未能忍住把自身与那些个画像上的男子做一番对比。

 微生澜稍带无奈意味地弯了弯眉眼,仍是顺了怀中人的意,由着他去打开最后一卷画像。

 所映入眼中的,画像上的男子与她怀中揽抱着的人面容是有两、三分相似,尤其在眉宇处…

 “嘶啦。”这时祈晏放置于画卷上的手蓦地一收紧,当即便将之扯开了一道口子。

 微生澜早也认出了画像上的男子是谁,不觉心生几许古怪意味。她忽然想知道左相到底是如何想的,往她身边安人的目的显而易见,选以亲属也可以理解。但这偏要选与她家夫郎的面容有几分相似的,且还是她家夫郎的兄长…

 莫非是真觉得她会爱屋及乌不成。

 “撕了也好。”虽知晓自家夫郎只是情急之下的手误,微生澜轻咳一声便准备顺水推舟。她要再多看一眼,还指不定怀里抱着的醋坛子会倾洒成什么样。

 “主觉得我这兄长如何?”祈晏说完后顿了顿,继而又低声补问了一句:“比之我…如何?”他这兄长确是有着一副好皮囊,他也想知道心悦之人是如何看的。

 “见了他,我便只能想到晏儿。”未正面回答,微生澜托着下颌眸中神色又是格外认真。不过这确也是实话,见了那与自家夫郎有几分相似的面容,她只会走神去想自家夫郎如何。

 而后沉片刻,微生澜略微挑起怀中人的下颌,弯下眉眼对之微微一笑。

 “君后容姿卓绝,朕心悦之。”

 总归是既定的事实,她这么唤一声又如何。

 半月之后,到约定好进行下一步医治的时间,被半请半迫着入住宫中的乔衡也终于了面。不过乔衡实际也未有多少不,毕竟自被‘请’入宫中,她便一直是被好吃好住地伺候着。

 “乔大夫所求之物便在此盒中。”在微生澜的示意下,云笙把一方木盒呈了过去。要让他人为自己做事,总是少不了要把甜头先给出。

 乔衡接过那紫檀木盒后看也不看就将之入袖筒中,丝毫没有要打开检验一番的意思。她看了一眼在微生澜旁侧以一副柔顺姿态静坐于轮椅上的人,继而把一个花纹细致的药瓶和一张折好的宣纸放置于桌案上。

 “这膏药每敷用一次,配置方法乔某也已写下。再者是需要一副拐杖,虽说现下正君连站立都尚有些勉强,会有疼痛感…但仍是要每练习一番行走。”对自己的病患,乔衡还是足够称职的。

 拐杖这物件微生澜自是早已为祈晏准备好了,只是这段时间还没有派上用场的机会。

 拐杖是取来了,但这几来祈晏发现它仍是没有多少派上用场的机会。因为自某过后,微生澜每下了早朝之后便会到昭昀殿来,亲自扶着他站立行走。而每一次练习过后,对方便会让他休息,且明言了不允他再做练习。

 那一微生澜刚踏入昭昀殿内,就见着自家夫郎正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着。那状态分明已是再走不动了,若不是她眼疾手快过去一把揽住了那显着单薄的身,现自家夫郎怕是已摔落到了地上。

 “速则不达的道理晏儿该是知晓的,太过折腾自己的身体只会得不偿失而已。”拨开怀中人额上被汗水沾的额发,微生澜用巾帕为之擦去额上的细密汗珠。不是不明白自家夫郎急切的心情,但这分明已是疼痛得连站都站不稳了,怎还能再继续下去。

 心悦之人明言要求的事情,祈晏便做不到违逆,在那之后他也算是每都在微生澜监督下才练习的行走。

 “主,我…我自己可以…”身被揽着,手腕也被拖着,这个姿势确是比他自己拄着冷硬的拐杖要舒服得多。但是他每一步落地皆是不稳,走出的甚至是有些歪斜的路线…

 “晏儿何须在这种事情上羞赧。”一看由她揽着的人面容上所浮现的绯,微生澜看出了其中表现的意味。毕竟不似一番运动过后产生的浅淡红晕,而是比之明显了许多,且连耳垂都微透出了微红。

 想想转移自家夫郎的思考方向,微生澜便对之微笑道:“再者晏儿的这般模样在我看来也是颇为可爱。”

 转瞬间那张略显苍白的面容便红了个通透,再不提出异议只乖巧温顺地继续着自身歪歪斜斜的行走。

 愈是行走,祈晏额上的细密汗珠便愈是增多,酡红着的面容也渐渐恢复到苍白时候的模样。双腿开始离他的意志掌管出现细微的颤抖,一直按捺着的疼痛也渐压抑不住要蔓延开来。

 祈晏紧咬着下还想要继续,但下一刻他的双腿便不再接触于地面。

 在察觉到揽着的身体出现细微颤抖的同一时刻,微生澜当即就把人打横抱起。

 “已是有一个多时辰了,今且到此为止。”也未把怀中人安置于轮椅之上,微生澜自雕花木椅处坐下后仍是把把祈晏揽抱于怀中,直到那双黑黝眸子中再没了痛楚神色才停下了于其腿上的按。

 怀中人的呼吸仍是急促,微生澜便不厌其烦地遍遍轻拍顺抚他的背脊:“封后大典,晏儿只需与我走完入祭祀殿的那段道路即可,约莫只需二十余步。”

 祈晏仰了仰头,登时深陷入至一双微泛着柔的湖墨眼眸中。

 “依着晏儿的进度,应是很快就能做到了。”
上章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