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象拔蚌 下章
第4章 应该方便测量
“小朱,姐这个姿势,厉害吧!”“厉害!”“好看吗?”“好看!好看极了!”咔嚓!咔嚓!哒!拍了两张,一声响,小朱悻悻的道:“李姐,胶卷用完了。”不知不觉,两卷胶卷,八十几张拍完了。

 妈妈光在大街上就拍了十多分钟,还有些意犹未尽呢!不过,此时妈妈,也从风的兴奋中,清醒了些,想起自己是个正经的人呢!老公还是国营大公司副总,自己竟然让人拍照,还自己剥小,真是有些丢人!

 “嗯,完了!”妈妈羞红着脸道,那就回屋吧!小朱哦了一声,有些不舍失落!跟着妈妈回屋了!话说,二十年前的人,还真是老实呢!

 要是现在的话,妈妈早给人摁在大街上,大的管爸爸之外的男人叫“亲老公”了!可能老实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妈妈是高干贵妇,身份差距蛮大的,让小朱不敢有想法吧!

 用现在话说,他就一丝,他能欣赏到妈妈这样的女神级人体,还能拍照,就已经足的不行了。

 此时空调上的旗袍内也干了,妈妈优雅的套回身上,期间又免不了让小朱欣赏一番贵妇人优雅风的穿衣风光。妈妈系着扣子,脸色微红的道:“小朱,你别往心里去,李姐就是好久没拍照了,没别的意思!”

 “嗯!我知道!”小朱听着妈妈说的话,明知道妈妈是他高攀不起的,但是心里未尝没有一丝侥幸,可是真从妈妈嘴里说出来否定的话,小朱还是有点失落!看小朱有一丝落寞,妈妈有些不忍,又道:“怎么了。

 不高兴?等两天,照片洗出来了,姐送你两张做纪念!”小朱立马兴高采烈道:“真的!”“嗯!”妈妈,你搞什么,这种照片能送人吗?妈妈说完就有些醒悟,这种照片拿能随便送人,脸一下又红了,但是都答应了,妈妈拿起象牙蚌,就往外走。小朱道:“李姐慢走,常来!”

 妈妈却一回头,媚笑道:“这么不我,赶我走啊!”晕,这人就是不一样,脸皮厚实多了,这么块就恢复了!

 “没有,哪有啊?”妈妈美眸眨了眨,笑道:“你不说,我还忘了,不是说要给我量围吗?嗬嗬,要不要现在量啊!”小朱尴尬的笑笑:“李姐,我开玩笑的啦!”妈妈看看小朱,笑道:“我可没开玩笑,怎么不敢啊!”小朱不知所措的摸摸鼻子,妈妈嘻嘻笑道:“我一个有老公的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又没人,胆小鬼!不就量个围吗?怎么你还想摸摸李姐的子啊!”小朱闻言差点吐血,回道:“没,没有,我哪敢啊!”妈妈一本正经的道:“其实,我真想知道那里有没有大,最近我也感觉似乎大了呢。正好没人,一个人也没法量,小朱你就帮李姐量量吧。”

 正值盛夏,大中午的,大街上本就没多少人,这家店又比较偏,街上前后都不见人影,只有知了嗷嗷的叫。店里就小朱一个人值班,看着妈妈傲的大,小朱咽咽喉咙道:“好吧!”

 小朱找来软尺,妈妈媚眼含丝的,笑着举起双手,嘴角勾着妩媚的弧度:“来吧!”双手放在脑后,让妈妈的双峰显得更加的拔高耸,小朱忍不住喉咙动了一下,脸红的低头,妈妈笑道:“别害羞,来啊!”小朱拿着尺子不知所措,妈妈噗嗤笑了:“愣着干嘛,先量上围。”

 小朱不好意思的问道:“什么是上围?”妈妈哈哈笑了:“上围,就是子最高的地方,你可以理解为从头绕身子一圈的长度。”小朱闻言不敢动手:“李姐真量啊!”“量啊!”小朱咬咬嘴:“量就量!”反正占便宜的事自己,又不吃亏。小朱笨拙的把皮尺从妈妈身后绕过了,路过腋下,手背就碰到妈妈软软的,香,带着温温体香的儿,虽然隔着衣服,但是丝绸很薄,让人遐想,小朱脸又一红。手指拉着皮尺,顺着妈妈柔软的形状,掠过峰顶。碰触到尖,硬硬的感觉,让小朱手不由的颤抖。

 同时妈妈也是身子微微一晃,小嘴张开,吐气如兰,眼睛有一种媚态,小朱的手停在妈妈头上,妈妈没有催促,此时妈妈的前两点更加的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更大更也更硬了。

 顶的丝绸布料明显的似圆柱般的突起,很高,有两厘米多。从布料透出一种人的微红色,让小朱心颤不已,最后咬着牙才把手移开:“上,上围102”小朱着气说道。

 妈妈也有点气道:“还真大了一点,比以前大了两厘米!”“哦”小朱依依不舍的松开手。妈妈抿着小嘴道:“该量下围了。”“下围?”小朱一愣。妈妈笑道:“不量下围,怎么确定罩杯啊。”

 “下围,在哪?”妈妈回道:“就是在子下面绕一圈。”“哦!”手在妈妈身后绕一圈。最后在子下方汇合,就不可避免的,手托着妈妈的大了,沉甸甸的温香软在手上,啊!估计当时小朱应该是这样想的吧!“下围是多少?”“看不到啊,李姐!”

 小朱尴尬的道。妈妈的大实在是太大,太雄伟了,完全着小朱的手,都没办法看皮尺刻度:“等我松开皮尺。”妈妈道:“松开,看得就不准了。”

 “那怎么办?”妈妈道:“我来帮忙。”说完妈妈双手捏着自己的头,把两只大子往两边拉。我去,这举动真是太风了,两只柔软的大被拉的往两边,长长的如同钟型,漂亮而。这简直要命啊!小朱这样方刚小伙,没有立马把妈妈扑倒,真是自制力可以了。

 小朱红着脸道:“下围是80。”“果然,又大了一点!”妈妈笑道,此时小朱微微弯着,夹紧双腿。妈妈笑道:“这么了?”“没什么?”“直起来!”

 “李姐!”“直起来!”妈妈轻喝一声,颇有几分贵妇的威势。小朱只好直起,只见他下身裆高高的,连翻的挑逗,小伙子已经憋不住,小帐篷快支破了子了。

 妈妈娇笑道:“我当是什么事,不就是巴起来了吗?多大事,姐又不是没见过巴起来的样子!都是大人了还什么羞啊!”这话说的小朱这腼腆小伙更加羞红了脸!妈妈感到很好玩呢!

 笑道:“不过,没看出来,小朱你人不大,貌似那里的尺寸不小啊!”“没,没有!”妈妈媚眼一眯道:“对了,明天我要去买条子。正好你再帮姐量一下围,围了,一事不烦二主,就请小朱你帮帮忙了。”“没事,没关系!”小朱红着脸回答,拿着皮尺准备测量。

 妈妈嘻嘻一下:“隔着衣服怎么量啊,会不会吧不准啊,要不要姐掀起衣服啊!”说完,妈妈掀起旗袍裙摆,捧在怀里,雪白的肚皮,风的内,高耸的丘,内里钻出来的丛丛都一览无遗。

 我去!妈妈呀,有必要把衣服掀起来吗?你那丝绸旗袍,布料薄的可以忽略不计的。能有多大影响,误差能有一毫米不?对于精度按半厘米算的皮尺,根本没必要,好不!

 “哦!”小朱羞涩的双手颤抖着从妈妈的间穿过,环住,期间手指不可避免的碰触少妇温软的。那触感如电,让他不由的哆嗦。

 长这么大,他估计是第一次,碰触女人这感的软吧!皮尺最后在妈妈风的肚脐处汇合,手背触碰着妈妈紧绷细滑还有点软的小肚子,感受着成独有的温软,那种触感,很美妙,很舒服!

 “围,围是6,64。”小朱说话都有点颤抖了!“嗯!再量一下围!”小朱把皮尺往下滑。

 期间不可避免的碰触到妈妈弹手的瓣,细滑的大腿,最后皮尺汇于妈妈的上,手指感受着妈妈似乎从出的热气,小朱手都酥了。

 指尖和摩擦,那种感觉没法说,妈妈的脸也有些红热!要看皮尺刻度,不可避免的就要离的很近,几乎要把脸凑到妈妈的上。小朱感到温热,鼻尖传来芳香还有特殊的味儿,好闻的人味儿。

 呼吸间,把妈妈出的热气,似乎入了自己的肺,那种刺,正小伙的巴在子里焦躁跳动,难以自持!

 小朱忘了看刻度,鼻尖和妈妈的碰触,大嘴贪婪的呼吸着妈妈薄的气息。就这样妈妈着裙摆,小伙弯对着她的,急促的息。

 时间好像静止,一分钟,两分钟。妈妈才羞羞的道:“小胚,看够了没有,小心人家老公打你哦!”小朱这才咳了一声,不舍的道:“李姐,你围是96。”

 “嗯!”小朱抬起头,脸的不舍,近距离欣赏别人老婆的美,这种机会可是不常有啊!不能多看一会,真是可惜。妈妈放下裙摆道:“姐大腿比较丰,买子,最好也量一下腿围。”小朱道:“什么是腿围?”

 妈妈道:“就是量大腿的周长。”量大腿,看着妈妈雪白的大腿,小朱忍不住咽了咽吐沫:“好!”妈妈一手扶着桌子,一脚抬起,另一手抓住高跟鞋跟,往上一掰,一个风感的战力劈叉完成。

 旗袍下摆滑到一边,妈妈下身完全暴。小朱呆住了,不知道妈妈这时要干嘛?妈妈笑眯眯的横了小朱一个媚眼,解释道:“站着我怕你量不准,看尺子不方便,这样的话,应该方便测量,比较准确!怎么?这样不行吗?不方便!”

 “行!行!”小朱连忙点头,这样太行了:“方便,方便!”这种站立劈叉,让妈妈的大腿紧绷,大腿突起的跟腱直直的牵着高鼓的,似乎把妈妈门拉的更加的紧绷突出,在劈开的大腿之间,显异常显眼
上章 象拔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