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象拔蚌 下章
第8章 背对相机
像怀孕八九个一般,鼓鼓的!妈妈躺在上,气吁吁,脸色娇羞绯红,是幸福人媚,足的自言自语:“象牙蚌老公你们好坏啊!明知道人家有老公,还要大人家肚子。你们好厉害啊!这么快就把李荣老婆的肚子大了!”

 卧室里变得凌乱而靡…看看时间,妈妈知道要做饭了,不然就来不及了,妈妈这时犹豫了。

 要不要吃象牙蚌啊?她都有些下不了手啊!毕竟这四只象牙蚌,刚当过她“老公”呢!有道是:一(rī)夫恩。

 何况这几只象牙蚌都(rī)了她不下十次,怎么也是十(rī)夫。刚刚自己还被几个“老公”的叫,转眼就要吃它们,这怎么可以,这不是谋杀亲夫了嘛!而且还要把“老公”们的“巴”切成片,吃!这样太羞人了!妈妈捂着脸,夹紧丝袜美腿,脸色红的不正常的看着她的象牙蚌“老公”

 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做烈的思想斗争呢,可是,买来了不吃,不是很奇怪吗?妈妈心里想着,这是食材,又不是宠物,一直养着。

 自己的亲老公问起来怎么解释啊?再说了…妈妈看着象牙蚌,忍不住嘴,自语道:“不知道,老公好不好吃,真想吃老公的‘巴’啊!口感肯定很好吧!”

 没人在的时候,妈妈这个贤良人变得很奇怪啊,的让人惊讶,其实有时候谋杀“亲夫”是一件蛮值得期待的事。

 每一个女人心中其实都有杀亲夫的望吧!再说了…妈妈自语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人家还想要认识更多的象牙蚌‘老公’呢!”

 终于妈妈举起了厨房里的屠刀,眼夹着两只大“巴”的象牙蚌老公,把两只小“巴”的“老公”放在案板上“残忍”的杀害。然后还“肢解”把“亲老公”的“巴”切片。每切一刀,妈妈就忍不住的媚的软软的娇:“哦!”我去,做菜都让妈妈做的这么,真是让人惊讶。一边切,还听见妈妈一边道歉:“老公!对不起,疼你了吧!下一刀,我会切的很小心的!”靠!

 没发现,妈妈还有这样的病娇体质,还有这样的抖S质啊!当两只象牙蚌切完,妈妈也爆发了,双腿夹紧再夹紧,还是抑制不住,忙用完在下接住。

 然后了大半碗,坐在厨房地板上息。半响,妈妈才站起来,把切好的“老公”放进是她汁的碗里。

 然后加上盐,味,料酒,胡椒,大料…的等多种香料和调料,研制了两个小时,然后把“老公”做成一道美味的美食。晚上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品尝。我和爸爸,还有爷爷都赞不绝口,都说好吃!

 每当我们一筷子一筷子,把妈妈的老公进嘴里,咬的咯吱咯吱响的时候。没人注意到,此时,我们每咬一口,妈妈就小小的息一口,脸色就红了一分,桌子下妈妈没穿内的美腿就夹紧一分…

 过来两天,妈妈的象牙蚌老公被吃的就剩下,最大,的妈妈最舒服,让妈妈最喜欢的一个“老公”了。

 然后妈妈准备去再买几个“老公”回来。妈妈实行的是淘汰制,准备每一次留下一个的她最足的“老公”不合格的吃掉,这就是优胜劣汰呢!

 最后肯定妈妈能找到一个很的“老公”!我不是说笑哦,我们家的水族缸里,至今还养着两只八十多厘米长,虹管比小腿都的象牙蚌。那可是妈妈的亲亲“好老公”!

 这两只象牙蚌,可是十几年里,从无数妈妈的象牙蚌“老公”的尸山血海中,杀出重围的优胜者,每一个每天都要妈妈好几回。

 这么多年,它们每一个都我妈上万次了,比我爸我妈的次数都多了近十倍。曾经还有一只这样的“老公”后来病死了,当时妈妈伤心的一,跟死了亲老公一样,爸爸还笑妈妈,不就是只象牙蚌吗?怎么跟死了亲老公一样!

 爸爸哪里知道,那就是妈妈的亲老公呢!这么多年,要不是这几只“亲老公”还有上万的象牙蚌“老公”滋润着妈妈。

 风强盛的妈妈,紧靠爸爸的巴支持,那支持的住。早把爸爸榨干了,还不够!要不是这些象牙蚌的话,妈妈早不知道红杏出墙多少次了,不知道要认多少人巴做老公,爸爸的绿帽搞不好都要上万。所以从这种意义上说,爸爸还要感谢这些象牙蚌,不辞辛劳的天天“”他老婆,天天我妈妈!

 ***两天没见我妈来店里。小朱感到有些失落,天天没事就望着店门口,希望看见妈妈的身影。自从上一次的事后,他就忐忑着,害怕妈妈后悔。

 然后怪罪他,以后都不会来了,尤其这两天见不到妈妈,他更加担心了,其实他多心了,以前妈妈也不是每天都来点里买海鲜的,这不正常吗?

 终于今天妈妈美丽成的身体再次踏入店里,一只关心门口的小朱,第一时间看到了,高兴的立刻咧嘴笑了,第一时间上去。时间依旧是中午,烈高照,大街上基本上没有人,店里空空的,只有小朱一个人值班。

 妈妈穿了一身黑色的纱质的绣花旗袍,裙摆过膝,细纱的布料,透的一,就如一层细细的黑雾蒙在身上一般。

 风的肚脐,平坦的小肚子,硕大的人立的良家头都看得清晰,因为有一点朦胧,显得更加引人入胜,惑无比,而妈妈里面仅仅穿了一件小梅花的情趣红内,内小的比上次的蝴蝶内还要风,除此之外连子都是的。

 所以一进门,就让小朱看呆了,当然那是九十年代,妈妈还没有大胆大,这样的打扮从家一路来到海鲜店,这一路要做公,还要步行,十几里路呢。

 而且,妈妈还是有顾忌的,要考虑我和爸爸的脸面。在自己家附近可不敢这样!出门的时候妈妈里面是有穿罩,还要很保守的内,虽然在近乎透明的旗袍下依旧感风,让人侧目。

 但是加上旗袍上的绣花遮掩,虽然大胆了些,还算说得过去。最多就是现在女明星走红毯的级别打扮,但是离家十多里之后,妈妈就没有了顾忌。

 在进入这条街的时候,妈妈就掉了罩,内也换上了这款梅花遮红内,然后一路走着到小朱的店里,虽然中午,在这偏僻的地方也基本没什么人,妈妈还真是大胆呢。

 估计,妈妈算的上,中国奔的第一批女呢,其实妈妈的性格很矛盾,一面是名门闺秀,让人称赞的娴静人,在爸爸的亲朋好友面前,显得优雅保守。

 虽然穿着偶尔感一些,总体也是不太出格,称得上端庄贤惠。另一方面,妈妈有着第二人格,风妩媚,不但着抖S,抖M的品质,还有着严重的出癖。在离家很远的地方,没有了顾忌的妈妈,总是千方百计的出。

 变得风大胆!之所以能发现小朱所在的海鲜店,就是因为这里很偏僻,有一次妈妈来玩出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所以妈妈一路踩着高跟鞋,几乎是,走来的。途中,妈妈还这样的打扮在一个小店里,买了杯饮料。看得店老板,目瞪口呆,都不要妈妈钱。

 而妈妈为了公平,就奖励店老板给她拍了几张照片,有一张妈妈在他的店门口,站立劈叉,内挑在高跟鞋上,笑着喝饮料。的让人兴奋!

 一回生二回,后来妈妈来买海鲜的时候,还经常去这家店买饮料,每一次店老板都会给妈妈拍一些经常的照片。小朱看到妈妈这样风的进店,兴奋的巴蠢蠢动,立刻热情上前:“李姐,你来了!”

 “嗯!”妈妈笑道:“我来买点象牙蚌!”然后妈妈走到象牙蚌的水箱,弯挑选象牙蚌。妈妈这样的打扮就算不,一弯上,菊花上就剩下一个细细的带子,也好,会也好,菊花也好都的清清楚楚。妈妈还笑着把包递给小朱:“相机在包里!”

 小朱很自觉的掏出相机给妈妈拍照片,不一会,在妈妈温柔的小手抚摸下,一只象牙蚌就了妈妈一身。妈妈嘻嘻笑道:“讨厌,坏家伙,又人家一身,衣服又没法穿了。”说完,妈妈就开始衣服,旗袍,内光。

 光的全身就一双锃亮的黑色尖头高跟鞋。把衣服递给小朱:“小朱麻烦你,把姐的衣服晾起来!”

 “好的!”小朱晾完衣服,妈妈已经斜卧在沙发上,一条美腿起,横躺着侧劈叉,的笑着:“小朱,闲着也是无聊,你要是没事就帮姐再拍几张照片吧。有空吗?不打扰你工作吧!”“不打扰!不打扰!”这种好事,哪算打扰,小朱自然乐意无比,然后妈妈摆出各种爸爸不敢想的姿势,让小朱咔咔的拍照。

 过了一会,妈妈更是在小朱确认街上没人的情况下,走出店外,再一次在大街上,拍摄了很多高难度,姿势的照片。当妈妈爬上树,在树上劈叉美腿,出人的时候,更是风的道:“小朱,想和姐和个影吗?”

 小朱道:“怎么和,也没人帮我拍照。”“没事,相机有定时拍照,架好,定好时,然后过来摆好姿势就行了!”小朱摆好相机过去,然后呆呆的立在妈妈身边。

 妈妈娇嗔道:“呆子,手剥着姐的。和别人老婆拍照片,还这么老实!”然后小朱红着脸,手拎着妈妈的,剥开她的。这是妈妈第一张着身子和男人合影。照片中,妈妈的骑在大柳树上,美腿劈叉,背对相机,回头笑。
上章 象拔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