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象拔蚌 下章
第18章 小嘴爆了一次
妈妈叫着:“哦,啊,想你你就,啊,姐以后,哦,什么时候像,啊,就来姐,姐的,啊,随时让你,哦,以后都让你!”小朱高兴的问:“真的吗,姐,真的可以!”

 “可以!”“可是,你是别老婆!”妈妈笑道:“被人老婆怎么了?嘻嘻,别人老婆着才最过瘾,啊,继续,别停,使劲我!

 别人老婆,啊,不用花钱,啊,不用你负责,哦,还不用带套,啊,又干净,比婊子可强多了!嗬嗬,小朱你嫖过吗?”“没有!”“是吗?那你就把姐当,随便!你就把李荣的老婆当免费的婊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啊,啊!”妈妈的呻着:“啊,老公,看见了吗?啊,小朱在你老婆,啊,他把你老婆当婊子呢,的真厉害,啊,死我了!啊,要被死了!啊!要被破了,啊,不行了。啊,破我了!”

 妈妈叫的这么大声,得小朱还真以为要把妈妈死了,连忙停下:“姐,对不起,我轻一点!”

 妈妈玉手在小朱脑袋上一拍,娇嗔道:“轻什么?使劲你的!使劲别人老婆,你省什么劲!往死里死了,才是你本身!别管姐,你只管使劲,你怎么起来好玩,你怎么!我受的了!”小朱还不确定的问:“真的!”

 妈妈真是气不打一处出,拧他的背:“真是给你气死,猪。别人老婆,还这闲心。真把姐烂了,姐也有老公管着,也不找你赔,瞎心。

 来,使劲,让人家老公看看你她老婆的凶不凶,狠不狠!”小朱这才放心,动巨大巴开始猛妈妈。

 一时间的妈妈哭天喊地,此时即便的妈妈不断的求饶,小朱也不再停下来,然后屋子里,都是啪啪啪的巨响。视频里全是妈妈哭喊求饶的声音:“啊,死我了,啊,小朱,轻点,啊,干死姐了,哇!这下的太狠,停,呜,让姐歇一会!”

 妈妈都已经被的哭了,呜的泣,屈辱的求饶:“呜,死姐了,快停,啊,干破了,啊,破了!”看着妈妈在自己身下死呻仙的求饶哭泣,这一刻,小朱才真的感觉不到妈妈和他的巨大差距。

 相反,反而因为这个差距,如今妈妈被他死死的在爆,让他更加的兴奋,全身充着力量,大巴更加凶猛的动。

 “死你!”小朱突然一声大喝:“臭婊子,干死你,货,老子烂你!”抓住妈妈的脚踝,高高举起摁在妈妈的头顶,妈妈的下身向上,接着小朱凶猛如暴雨般的爆

 这一刻妈妈的身子娇笑,可怜,雪白的丰,如同暴风骤雨的海面,不断载沉载浮的,随时要翻船的小舟般,上下颠簸,发着不堪重负的巨响!啪!啪!啪!啪!啪!“臭婊子,死你,货!爆你的烂!”

 “啊,呜,别了,啊,小朱,啊!死姐了,呜,不行了,姐真要被死了啊!”妈妈双手到处撕扯着垫,哭泣着。

 但是神情却似乎偷着高兴的,嘶喊:“呜,不行,烂了,啊,不行,啊,呜,老婆,小朱死我了!”…中午的阳光明媚耀眼,从别墅巨大的落地窗投入卧室的上,将上的一切都照的清晰无比。

 时间已经过了近三个小时。妈妈疲惫的躺在上,侧着身子,修长的美腿笔直劈叉。抬起的那条玉腿,别在少妇白皙的后背后面,穿着高跟鞋的美脚被大手钉在头顶。

 小伙健壮的身子,依旧不知疲倦的在少妇身上动着巴,让少妇人的美不停的发出啪叽!啪叽的声响,这个声音已经响了快三个小时了。

 妈妈软软的趴在上,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反抗,只能被动的接受小伙大力的干,发出如哭如泣,风的呻求饶:“呜,破了,啊,真的不能再了,哇,小朱,您真把姐干死了,哦,停一会。”

 已经连续了妈妈四炮了,妈妈身上的几个都被他了几遍。把妈妈的又哭又笑,小朱已经彻底的尝到的摆身下这个高贵人的乐趣,再也没有了畏惧。大巴凶猛的动着,享受着人的娇,笑道:“姐,你不说,别人老婆不要省力气吗?

 你不是说以后随便我怎么,想怎么就怎么吗?怎么这就求饶了。”妈妈媚眼风,娇嗔的横了小朱一眼,带着讨好的声音撒娇道:“姐,这不是不知道你这么厉害吗?哦,比人家老公厉害太多,的姐,真受不了了!

 呜,小朱,你就可怜可怜李姐,今天别把姐的烂了,啊,好弟弟,好不好,哦,把姐的破了,以后你也没得了,嗯,你就留着姐的,以后经常它,今天就让它休息一小会吧!”“行,不过,姐,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才行!”小朱咬着妈妈的耳朵道:“我要…”“不行,丢死人了!”妈妈红着脸小声拒绝小朱继续着妈妈:“我就想要,姐你不同意,今天我就的你同意为止!”过了一小会,妈妈可能实在受不住了。

 道:“行,行,不过,只能一个小时!”“好,姐,你真好!”小朱起身抱起妈妈,抱着妈妈的腿弯,妈妈纤直白皙的小腿搭在小朱的肩膀上,被他抱起来,整个过程,小朱的大巴一直都在妈妈的里,不曾离开。

 虽然妈妈的身高不矮,体重在女人中也不算轻,但是还是轻易的被小朱抱着一边一边离开卧室,下楼,果然是农村出来的,小朱的体力真好!这样一边妈妈一边走路都不费劲!

 然后,天啊!他竟然这样一路着妈妈出了家门,来到我家门外的小花园里。他要干什么?他这是要和我妈妈打野炮啊!在我家家门口,我妈!这也太欺人太甚了吧!

 虽然这是高档别墅区,住户少,每一栋别墅间隔比较远,绿化也很茂密,可能中午这个时间,不会有人发现,但是万一被邻居看见,看见我妈被人的嗷嗷叫,这让我们父子以后怎么见人啊!妈妈昏了头了,竟然能答应这种事。妈妈,你偷人,我不反对,但是偷人的不都是跑到离家远的地方吗?偶然有大胆的在家偷巴,也是在房子里,拉上窗帘偷!妈妈你不拉窗帘,我都不跟你计较,你怎么还在家门口的草地上被人啊!被人,还叫的这么大声,这么!你不怕吸引来邻居啊!对了。

 我去,你竟然还答应,在外面一个小时?午后阳光明媚的时光,小区的草地上,美貌的少妇人,被人的不断的求饶呻,风媚叫,这情景真是让人无法想象。这事情,在现在都显得不可思议,那时可是2000年啊!妈妈你真的是无法形容啊!劈叉,狗趴,M腿,站立分腿,观音坐莲,老汉推车…一种种的姿势,在滚啊光天化之下被妈妈演绎着。

 空气里都是啪啪的声音,和小朱“死你!”的咆哮!还有妈妈被的似哭了般的声音!说好的一个小时呢!

 不是说好,一个小时吗?这都两个小时了!妈妈你怎么还不提醒这个不守信用的家伙,原来妈妈早就被的翻白眼了,已经没有精力提醒对方到时间了。

 在妈妈肚子里凶猛的下种灌之后,小朱才满意的抱着妈妈在大树下,草地上午睡!又睡了一个小时,下午三点,妈妈才醒来,没好气的推醒小朱!

 小朱在妈妈耳边说了什么,妈妈脸色红润,眼眸娇羞滴水的道:“你个坏胚,姐,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坏!”

 不过妈妈说话的声音,似乎有些很意动兴奋的样子,然后妈妈站起身来,进屋,片刻之后,妈妈拿了一盒避孕套,给小朱带上。

 然后小朱妈妈的一会,换一个避孕套,一盒套子很快用完。沾着的避孕套,随后被小朱丢在草地上,矮冬青上,花上,还有被挂在树枝上,尤其挂在树枝上的避孕套,很显眼。

 不知道爸爸回家会不会看到?看到以后会怎么想?会不会问妈妈?妈妈又要怎么解释?也不知道周围的邻居散步的时候会不会看到?看到以后会怎么想?

 会怎么想象这些避孕套是如何挂在那里?这些避孕套和这家的女主人有什么关系?这真是一个充未知乐趣,刺的游戏!难怪妈妈这样风的女,有点兴奋!

 还兴致的和小朱一起讨论把避孕套挂在树上的那个树枝上!进了屋子,妈妈兴高采烈的又拿来一盒避孕套,迫不及待的给小朱带上,用完后。小朱随意的把这些避孕套丢在我家的各个角落:纸篓里,厨房里,地板上,餐桌上,茶几上…

 风的妈妈,越来越兴奋,甚至觉得这都不够显眼,亲手,在电视机上,卧室的门把手上,上的枕头上,还有爸爸的书桌上都挂上了一个用过的避孕套…我去!妈妈你这是要制造内战,你不过了吗?妈妈!求你了。

 你不想和爸爸过来,也想想我!我还小,不能没妈妈!那啥,妈妈你偷汉子,给爸爸戴绿帽子,我决定原谅你了!以后你被人,我也装作没看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赶紧的,妈妈,快点趁爸爸还没回家,赶快把这些避孕套收起来,这种玩笑真开不得。万一,爸爸发现?哦,别万一!这都发现不了。

 除非爸爸是瞎子,虽然爸爸很信任你,对家里事也比较粗心!但是万一爸爸问起这些避孕套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回答?万一爸爸起了疑心,怀疑这些避孕套的使用者是谁,你怎么解释啊!…***客厅里,妈妈趴在长沙发上,美腿劈叉笔直的搭在沙发的边沿,小朱在她身后,凶猛的撞击干她的。小朱真是好体力,今天已经了我妈四次,眼两次,小嘴爆了一次,还在使劲的我妈的。妈妈已经彻底被干服了。
上章 象拔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