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象拔蚌 下章
第21章 让缓口气好
领导的办公环境怎么能差了,会客厅的沙发长3米5,宽阔大气,犀牛皮的,一个字贵!此时,沙发上躺着一个少妇,修长的美腿,一条笔直,一条举过头顶,依然笔直。

 两只粉的高跟鞋,裹着白的脚丫,都紧贴着沙发坐垫上,特别标准的一字马斜劈叉,头顶的高跟鞋鞋跟上还挑着一个小巧风的淡紫镂空小内

 少妇雪白的两腿间,粉中带着微微黑色,蓬松的最大限度的暴着,人欠。也在,正被狠狠的着,这个美丽的少妇,就是我年轻时的妈妈。正被陈刚-爸爸的秘书,这样在沙发是,用他三十几厘米的超级大巴,凶猛的爆着妈妈的

 把妈妈的不停的语,什么“死我了”什么“干破我了”什么“爆你领导老婆了”什么“捅破我子了”之类的话,在啪啪的撞击声伴奏下,不绝于耳。

 这是爸爸的办公室,而妈妈此时却在这里,被爸爸的秘书的连女看了都脸红,一旁还有摄像机录像。

 爸爸呢!此时正在办公室不远的会议厅里开会,有另一个女秘书孙绮记录。所以陈刚现在空闲了,他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可以无所顾忌的使劲爆妈妈,把她无比!

 分别在妈妈里,嘴里,皮眼里爆发了一次,陈刚才惬意的着烟。妈妈则只穿着丝袜高跟鞋,眼各了一巴,在跳舞,让他欣赏。

 自从妈妈被陈刚干过之后,两人就经常偷情。像这样偷情,时有发生,而每一次陈刚送醉酒的爸爸回来,妈妈都穿的又的衣服开门。

 然后就在爸爸身边,妈妈会表演一场人货十八的精彩演出。妈妈精彩以一些爸爸想不到,谁看了都会脸红心跳的姿势被陈刚态百出。过程之精彩,真不能与外人道也!

 但是时间久了也会出问题,因为每一次陈刚送爸爸都会在我家呆很长时间。长此以往,爸爸的司机老崔就要怀疑了,万一老崔发现什么端倪,把这事和爸爸说了,妈妈和陈刚都有些怕!

 妈妈是怕和爸爸离婚,虽然身体出轨,但是妈妈的心还是向着爸爸的。在妈妈看来,外面玩玩可以,就如同爸爸不也有个秘书吗?但是影响家庭就不行。陈刚则是怕影响仕途。妈妈把这种担心跟陈刚说了,陈刚想了半天对妈妈道:“不行,就把老崔拉下水!”妈妈道:“怎么拉下水?”

 陈刚嘿嘿笑道:“就是发挥夫人你的强项了,发把老崔勾引上,陪他睡!这样他就不敢瞎说了!”妈妈笑啐道:“呸,你强项才是发呢!说的人家好像婊子一样。随随便便就陪人上!”

 陈刚大动,着妈妈调笑道:“你的强项不是发,是欠!你可是不是婊子,婊子要钱,你不要钱!”

 “要死了,这么做姐,人家老公在呢!”陈刚看看一般醉卧的爸爸,猛烈的着妈妈,笑道:“你就是不要钱的婊子,死你!”“哦,我是婊子,啊,我是婊子…”妈妈不成声。

 “婊子!下一次我送你老公回家的时候,找个借口让老崔扶他进屋,你就用勾引我的那一套勾引老崔,搞定他!”“嗯!”妈妈轻哼一声,也不知道是呻还是答应了。

 其实妈妈很心动的,她的身体越来越,两腿之间那长得风漂亮,起来很舒服,变得越来越欠的人

 越来越渴望认识,更多的,强壮的,巨大的,的,坚硬的,火热的,形状各异,长短不一,属于不同人的大巴狠狠的进去,在里面捅进拔出,

 而且妈妈发现自己有一个变态的地方,她喜欢给爸爸戴绿帽子,喜欢在爸爸身边被人,她喜欢喊着爸爸的名字,被人的哭,被人的求饶。

 每当这时,她感到无尽的刺,比毒还上瘾。所以妈妈已经不在乎人皆可夫,不在乎当婊子,当公厕,或者公汽车。这个不是为了报复爸爸!

 只是单纯的享受,这种刺,也不是不爱爸爸了,相反妈妈越是爱爸爸,越是抑制不住的换着花样给爸爸头上加上绿油油的光环。所以妈妈一点都不排斥的接受了勾引老崔的计划,虽然还有人的羞涩。

 但是内心开始期待…过来两天,陈刚打电话给妈妈,跟妈妈说:“李总今天喝醉了,一会就回去,你准备一下。”妈妈知道所谓的“准备”是准备什么。

 然后妈妈开始精心的打扮,香水,口红,高跟鞋一件件的精心挑选。至于穿什么,妈妈准备了一件粉红色的半透真丝的肚兜儿,下身则是穿了一件黑纱透明的裆喇叭的没边,欠的一。所以大家能想象的到老崔架着爸爸进家后,看到我妈的反应了。

 妈妈装作大大方方,很自然的和老崔打招呼,然后架着爸爸放到沙发上,然后妈妈两腿分开跪在爸爸身体两侧,向后股,装作给爸爸解领带衣服。

 喇叭很漂亮,大腿处紧贴着小腿处脚飘飘,很有味儿。最主要的是,裆的设计,也就是裆是开着的,站着的时候还不容易看出来。

 翘起股,妈妈的会和另一个出来了,想必看得老崔血脉贲张,心跳加速了吧?毕竟这是自己领导夫人欠的美,以前哪有机会欣赏啊!今天有眼福了,他不知道今天他不止有眼福,还注定有福,一会他的大巴可以好好的享受领导老婆那美妙的滋味!

 然后妈妈指挥老崔,又是拿巾,又是拿水…剩下的程大家都知道的。所以当妈妈钻进沙发装作找东西,让老崔帮忙照手电,然后妈妈借机把整个都贴到老崔嘴上的时候。

 老崔毫不客气的双手抱着妈妈浑圆的翘,开始狂吻妈妈的美,舌头伸到妈妈的里,的妈妈舒服的呻不止,连做戏都做不下去了,这一点,看到出老崔不亏是司机,老司机。又比陈刚老道胆大,见识多。陈刚则比小朱又强。小朱,就是纯雏,腼腆,羞涩,胆小,对女人之事,完全空白。

 所以尽管妈妈不知多少次在他面前光,甚至让他一次次把打开看,摸,玩!他都不敢逾越一步。要是别的男人,早一把把妈妈的撕大,大巴直接进去了。

 管你乐意不乐意,先了再说,服你再说!要不是他巴大,妈妈喜欢,最后主动,这一辈子他都不上妈妈这样的女神级人。陈刚相对而言,女人经验就多不少!面对妈妈的勾引,两次就把妈妈给了,老崔则是见多识广,稍一试探,就知道妈妈在发,是欠货人

 既然领导的老婆,这么欠,老崔自然不客气,为领导夫人服务也是职责所在嘛!把妈妈的七荤八素之后,老崔直接就开始解皮带了,这回,妈妈反而不是对手了,说好的是自己勾引老崔的。怎么现在搞得像是老崔在强自己啊!这让妈妈有点不适应啊,不论是小朱还是小陈,妈妈都是占主导的一方。现在倒过来了,妈妈很不适应,还有点怕怕呢。老崔子的时候,妈妈还想从沙发底下爬出来,老崔抓着皮带,啪的一声在妈妈股上。

 妈妈啊的惊叫一声,连忙往沙发下钻回去,反复几次,最后妈妈屈服了,上身趴在沙发底下,下身在外,翘着股等。妈妈这时反而觉得委屈呢,都要哭了。

 自己好歹是领导夫人,怎么现在反而像母狗一样的等着被,被干,等着被人,被人。所以当老崔扒妈妈的子的时候,妈妈反而有点慌,有点羞愤:“别,老崔,不行!”啪!啪!股被了两下,妈妈就老实了。

 子被扒的出雪白翘的大股,老崔握着大巴拨拨妈妈的:“货,准备好,要你了,我巴大,给我受着,忍着点!”我靠!妈妈果然是欠货,估计有找大巴的天赋,找到男人巴真是一个比一个大呢!

 小朱,小陈都是三十几厘米的超级大巴。这老崔更是大的吓人,巴没四十厘米,估计也是三十七八,更是如手臂,黝黑锃亮,一看就是凶器。难怪,老崔曾经多次的卖的婊子直哭,的婊子哭着求饶,主动要求免费,求不被死!

 妈妈要是看见老崔的玩意,八成会被吓哭,不过没被吓哭,没关系,因为一会她会被哭,反正今天都要哭!“别。老崔,不!啊…”老崔猛然间,大巴捣进里,妈妈发出长长的尖叫,托着颤抖媚的尾音。

 因为老崔的巴实在太大了,而且进去后,一只往前顶,开妈妈的子,还一只往前顶,顶的妈妈的子都变形了,还没有尽到。妈妈雪白的股被老崔顶的两边分开,被顶的更加往上翘,顶到沙发边,被挤的无处可逃,被挤的扁扁的,看起来好可怜。

 而老崔的巴还有一节没进去呢,还在往里拚命的往里,往里挤。妈妈穿着高跟鞋的美腿已经承受不住的,蹬着了。

 高跟鞋鞋尖蹬着地面,不断的来回蹬着,想要蹬着身子往前,好逃离大巴的深,却被沙发卡着,只能可怜的来回蹬来蹬去。看得出妈妈一定被的很惨!“啊!…”

 妈妈还在托着尾音尖叫着,一会就被哭了:“呜,不行,不能再往里了,受不了了,子要爆了,啊,,要破了,啊,老崔,不能了,啊,我要破了,啊,我是你领导老婆,啊,你不能这么我,啊,停下了。哦,让我缓口气!”

 “好,货,喊老公!”老崔笑道“老公,老公!”妈妈立刻嗲的喊起来:“老崔亲老公,好老公,你死我了,让我缓口气再我。”老崔这才满意的缓缓的往后拔巴,妈妈终于好像舒了口气般呻一声:“哦!”
上章 象拔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