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象拔蚌 下章
第22章 求了,呜
老崔拔的头,然后,猛然往下一,啪一声巨响,伴随着妈妈哇的一声尖叫。老崔开始爆气妈妈,每一次动,都特别狠。撞的妈妈的白啪啪的极响,抖着一圈一圈的,由于被沙发卡着,妈妈的股无处躲避,被撞的扁圆,砰砰的撞击着沙发,被老崔的大肚子和沙发夹着中间,干的好惨!

 老崔没干一下,妈妈都蹬一下美腿,似躲闪,又似接,但是不管用,照用被的极深,的妈妈呜的哭:“哇,干死了,呜,太用力了,啊…”的声音特别的大,啪!啪!啪!…大的似乎爸爸都被惊动了。

 在沙发上翻了而身,侧卧着对着老崔爆的妈妈的雪,悠悠的睁开醉眼,无神的看着老崔啪啪啪啪啪的使劲爆妈妈,然后傻傻的问道:“老崔,你在干什么?”老崔也知道爸爸喝醉了。

 一点也不惊慌,笑道:“没干什么,在干你老婆!大巴在你老婆!”爸爸昏昏的,不知所以的喃喃:“干我老婆,怎么干啊?”

 老崔掰开妈妈的雪白,向爸爸出妈妈被的不停翻动的道:“看,就是这样,大巴不停你老婆的的她嗷嗷叫!”爸爸不明白的问:“老崔,你为什么要我老婆啊?”

 老崔哈哈笑着:“因为你老婆好,欠,干着舒服!起来好玩,过瘾!”一边说一边无所顾忌的使劲的爆干这妈妈,的妈妈在爸爸面前雪波翻滚,响声如炮。

 妈妈也听见爸爸的声音了,被的惨兮兮,受不了的妈妈立刻找到救星一般,求救:“哇!老公,救我,啊,我快被死了,呜,老婆,老崔要把你老婆干死了,哦,老公,救我,啊,我被的受不了了。

 啊,老崔,巴太大,要破你老婆了,哇,老公,救命啊!呜,我快被死了…”爸爸似乎也听到妈妈的求救声,本能的维护妈妈道:“老崔,不准我老婆,快停下来!”老崔才不理爸爸呢,哼道:“你说不让就不啊!老子就是要你老婆,干死你老婆,破你老婆的!”说完双手撑着沙发,做俯卧撑一般。

 的妈妈更加猛烈,如暴风骤雨般狂,像机关一般快速,火力凶猛的干的妈妈的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像个不停,把妈妈的股都的红彤彤的。的妈妈更加凄惨的哭泣尖叫:“呜,干死了,哇,别干了!

 呜,老公,救我,啊,破了,呜,这么不行,啊,啊,受不了了,快爆了,啊,老公救命啊!”爸爸在沙发上无力的挥着手,喃喃呓语:“不准我老婆,唔!不准干我老婆,哦,不准我老婆…”

 一会爸爸就似乎睡着了,这剩下屋子的声,啪啪啪啪的响。还有妈妈的哭喊尖叫声:“啊,死我,呜,快破了,哇,别干了,啊,爆了,呜,饶命啊,哇,干死了…”

 一直持续了近半个小时,老崔才更让往前深深的一,把妈妈雪白的股夹在他和沙发至今,顶的股都扁的可怜,两片顶扁的股至今,就看见一个的吓人的巨大把妈妈的挤的大大的,要撑破一般,呜,妈妈泣着,双脚直蹬,一只高跟鞋都蹬掉了,在哪里求饶:“死了,呜,别顶了,真要爆了!”

 “货,你是哪里?”“外面…”还没说完,老崔就一阵凶猛的爆,妈妈立刻改口:“里面,里面,哇!别了,里面,我最喜欢里面,啊,求你里面…”老崔才停下来,问道:“里面,大你肚子怎么办?”

 妈妈回道:“不会,我会吃避孕…哇!…”老崔又是一阵爆:“你妈的!敢浪费老子的死,臭婊子,干不死你,让你浪费!”

 “哇,不敢了,呜,别了,我不敢了,不敢浪费你的,我要被大肚子,啊!我不避孕,不避孕,哇,求你大我的肚子!”老崔才停下,狠狠的妈妈股一下:“货,大肚子你养啊!”“对,对,我养,我养!”妈妈哪敢说什么:“你放心大我的肚子,我给你生杂种,生野种,让我老公给你养儿子!”“好,就这么定了,货!”“是,是就这么定了!”老崔猛然猛地一顶,几乎将妈妈小都顶断了。

 低吼着,妈妈的双腿的笔直,不停的好似搐的战抖,呜的哭着:“呜,顶爆了,呜,好多,灌太多了,死我了,呜…”半响,老崔拔出巴,妈妈的双腿,战抖半天,才重重的落下,跪在地上,在沙发底下无力爬出来,着气股也跟着起伏。

 老崔坐在茶几上,点上烟,着,一只脚踩着妈妈的股上,一副胜利者的样子,还在笑:“,领导媳妇,果然不一样。

 又又漂亮,起来也舒服,过瘾!嗬嗬,这以后嫖的钱又剩下一大笔!”完烟,老崔抓着妈妈的小,把妈妈从沙发底下拉出来,妈妈趴在地板上,还是半天才爬起来。

 也好了不少,嗔怒道:“老崔,你能啊!这样我,我跟你没完!”刚说完,老崔一脚踹在妈妈股上,准确说是踹妈妈两腿之间的上,一脚把妈妈踹的扑倒在爸爸身上。

 然后老崔跳上去,掰开妈妈的股,已经有雄赳赳的大巴一下就捅进妈妈的身体,的妈妈立马就哭了:“哇!”

 这次,老崔的是她的眼。眼不像有子兜底,眼没底,老崔的巴一下在就全部入,直接见底,把妈妈股都快裂开了。

 “你妈,还敢不服死你,臭婊子,服不服?”“哇!服,服!”妈妈尖叫着,双手抓着沙发,不停的挠着,一看就被惨:“服!服!我服,婊子服了,服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呜,饶了我吧!我服!”

 妈妈就脸趴在爸爸脸上,脸对脸,被人的嗷嗷叫,不停的求饶臣服。“还敢炸刺不?”“不敢了,不敢了!”妈妈哭着求饶“你以后就是老子着玩的婊子,知道不?”

 “知道,知道!”妈妈立刻点头:“我以后就是随便你的婊子!”“知道就好,你只要被的份,敢炸刺就死你。怎么你,老子说了算!明白不?”

 “明白!明白!”妈妈立刻讨好的道:“怎么我,你说了算!”老崔这次停下:“婊子,股撅高一点!”妈妈闻言立刻把股抬高,刚起丰,老崔一拳就打在她上!砂锅似的拳头,直接一拳捣进了妈妈的里!

 “哇!”妈妈仰头惊呼,还没止住。老崔又一圈打在妈妈的瓣之间,大拳头一些干进妈妈的菊花,两只拳头都是只没手臂。妈妈何时被人这么干过,直觉的两个手臂把自己的身体都捣透了一般,不停的哇哇哭着呻,尤其是妈妈感觉到里的拳头完全进了子,把她的子都要撑的爆炸了:“哇,不行,呜,快爆了,快拿出来,拿出来!”

 老崔却一把把妈妈举起来,这样双手在妈妈的身体里,把妈妈举过头顶。妈妈的整个体重都靠自己的两个支撑在空中,哪受的了。

 不停的尖叫:“啊,放我下来,呜,不能这么玩,不能这么玩,要玩坏了!”老崔才不管这些,在妈妈皮眼里的手臂已经到胳膊肘,把妈妈的眼撑的成了十几厘米的大

 这视觉效果,看得真震撼!尤其妈妈这样文静贤惠优雅的人,被这样,效果太震人心魄!雪白的两片丰被挤向两边,看上去,妈妈被撑开的口,有种比大腿还的的感觉。

 里的手也不差,同样深的可怕,虽然妈妈的小蛮有几分软软的细,但是依然被大手撑出手臂握拳的形状,一直从小肚子延伸到大子下方。

 让人惊叹这少妇人,肚子里怎么能装得下这样的东西。妈妈自然不好受,不断的蹬腿,好像要从上面跳离开一般。

 却没有办法,看上去更像是青蛙死时在正在搐的蹬着修长的腿儿。老崔着妈妈菊花里的手臂不动,另一只手臂凶猛的往上来回,好似连拳击一把,啪啪的揍进妈妈的里,大拳头暴揍妈妈的子,凶猛的殴打她的

 这样被人挑在半空,狂欧暴揍女人的,妈妈哪受的了,立刻哭喊着求饶:“不行,子被打爆了,哇哇哇,我服了,我服了,我是婊子,呜,别干死我,求你,啊,真的要打破了,快放我下来。”

 妈妈的美腿不时的蹬的笔直,筋一般,美脚震颤。好几分钟,妈妈被这样的都要翻白眼了,老崔变态的笑着:“死你,婊子,老子他妈早就想干你,玩你了,要不是你老公是我领导,老子早他妈玩爆你的臭了,哈哈,真没看出来。

 你这臭婊子,平常一副高贵不可侵犯的样子。实际上,这么!他妈的,也这么经玩!今天老子要好好玩玩你!”

 说完,里的手不动了,换成菊花里的手臂,狂猛捣妈妈的眼。干的妈妈又是一阵哇哇哭泣哀嚎,最后把妈妈捣的四肢耷拉,完全失去反抗,妈妈好像真被要玩死一般。

 耷拉着脑袋哭:“呜,不行了,真的,真的要破了,呜,求求你,不骗你,真要被干破了,求你了,呜,让我休息一会。”似乎,是觉得这样真要把我妈搞死了。

 老崔才道:“行,可以放你下来!”“谢谢,谢谢!”妈妈被完成这样,还连忙道谢。老崔道:“放你下来可以,但是只允许一只脚着地…”在老崔的指挥下,妈妈一条腿架在沙发背上,另一条腿斜斜的劈开着地,劈叉开的悬在爸爸头上,被老崔两手在里面来回猛
上章 象拔蚌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