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忍嗕的借种娇凄 下章
第2章
好在老公不会难为我,只要婆婆没在旁边,他都是让我休息的,或躺或坐都可以。只有在行房的时候,他才让我跪下,不是跪下给他巴,就是跪下撅着股让他从后面我的

 老公的巴总是很难硬起来,我足足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是的老公的巴从五厘米大道将近十厘米。

 而老公的这时候也仅仅勉强能自己立住。我抬着头看了看老公的脸色,他明显兴致不算太高,虽然他平时也是这样,只是,现在我要面对被赶出去的压力,真的希望他能让我怀上他的孩子,哪怕是个女孩儿,也至少证明我是可以生的。我飞快的爬上了

 然后撅起我雪白的股,我的老公则站在下手握着那已经勉强算硬的巴,摩擦着我有些干涩的口。“啊!”这时候我的老公低低吼了一声,热热的几滴透明的体像往常一样溅在我的股和小外。

 我知道,这次行房又结束了!“老公!你说,这次我能怀上吗?”我光着身子和老公一起躺在上,我此刻像藤蔓一样住他用火热的身子温暖老公有些冰冷的身体。“唉!不行啊!”老公很直接的告诉了我的结果。

 我皱着眉头,有些担心地说道:“老公!是不是我真的不能生?可村里人都说我股很大很翘,最适合生养的呀!”

 “不是说了。这不怪你嘛!”老公含糊的说了一句,语气有些抑郁。他有些不痛快的转过身子,背对着我,而我却还是住了他,从后面紧紧的抱着他冰冷的身体。“可是!我要是不能怀上,妈真的会赶我走的!”我担心地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会想办法让你怀上的,你别说了,我睡觉了,别吵我!”老公不耐烦的嘟囔了几句,就不再理我了。

 我心里惴惴不安,不能安眠,而双腿间的那些发下却总是有一种奇难耐的感觉,我偷偷的用双腿间的那里摩擦老公的大腿,借此来让自己好受些。***

 第二天,我到老公的诊所里给他送饭,我推门进去之后,却听到老公正在里屋给人打电话,而听他说话的声音好像还有些生气。“喂!蒋智超,这事你都考虑多久了?”

 “蒋智超!是谁说咱俩长得像,就像亲兄弟,现在你和我说这些?”“什么?你还要钱?你有没有搞错?”“什么?这么多?这不是亲兄弟明算账,这是讹诈,这…”“这是穷地方,这是偏远,但是…”“你以为我这是求你吗?我因为这么好的事情求你吗?…好就当我求你!”

 “我…”“好看!好看!我不是给你看过照片了吗?”“什么PS?你觉得我会吗?这地方连电脑都没几台,上网慢的要死,我怎么可能会那些?”

 “你行的!你行的!就几天的时间,你来了之后,干完就走不就行了吗?”“不会的!不会的!就几天的事情,你请个假,怎么可能丢工作?”

 “好好好!我求求你了。以后你是我哥哥,我来当弟弟可以了吧?”“好把!就这么说定了!差不多…差不多…”“好!我和她一起去接你,要是你不满意立刻回去,行了吧?”“这个我们这里没有呀!你来的时候带过来一些吧!要进口的,要好的!”

 “你别嫌贵呀,如果能一次搞定,不是也给你省时间吗?”“你还跟我哭穷?你这是拿我开涮!好好!我给你报销!”“当然两种试纸都要买了。”“好,那就这样说定了。”老公把电话挂断之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即便是隔着半堵墙,我都能听得清楚他语气中的无奈。老公从里屋走出来,看到提着饭菜的我,他抬头看了看挂碍墙上的石英钟,显得有些吃惊。“怎么了?老公?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没事…你进来多久了?”

 “大概一分多钟!”老公没有再说话,只是坐在椅子上让我将饭菜放在桌子上。我坐在老公的对面看着他,我的直觉告诉我老公一定有事,只是他不肯告诉我而已。

 “你吃过了?我妈呢?”“我吃过了!妈也吃了,这时候正睡午觉呢!我说过来给你送饭,就出来了。”

 老公点了点头,家里离诊所不远,走路的话三五分钟就到,而且家里也有电话,一台分机就装在婆婆的头,也不怕出什么事情。

 “蕙心…”老公吃了两口饭菜,抬起头看着我。我的心突然莫名的提了起来,因为老公很少在对话的时候叫我的名字,那个直觉越来越清晰,有事情…一定有事情!“怎么了老公?”“没事!”

 老公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低头继续吃饭。“老公!你有什么事就说吧!”老公看着我,将嘴里生下的饭菜咽了下去,笑了笑,故作轻松地说道:“我有个大学同学过几天过来做客,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准备。”

 虽然知道让老公为难地事情绝不是这么简单,但是我还是笑着回答说:“既然是老公的同学,来做客自然是要好好招待,我一会儿就回去收拾下。家里的房间那么多,给他清理出一间不就可以了吗?”

 “让我同学住在一层吧,住在二层我怕吵到我妈妈!”“啊?”我微微吃了一惊,因为我家建的二层楼房一层除了客厅、餐厅以及厨房外,就只有厕所和老公的那间书房了。

 “让你同学睡书房?这会不会不合适?”“没事,就让他睡书房好了,他睡的惯。”我不明白老公为什么非要让自己的同学睡在有些狭小的书房里。

 只是这是老公的决定,我也只能听从他的安排。我回到家就开始布置老公的书房,其实他的书房我每天都要打扫加上老公是个很爱干净的人,所以他的书房永远都保持整洁的样子。我要布置也只是将一个行军放在老公的书房里。

 等到他的同学来的时候再将被褥什么的拿过来。收拾完书房,我又简单打扫一遍我家的上上下下,确定没有什么地方会让婆婆不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卧室想躺下休息一下。

 可是,我刚刚躺倒大上眼睛还没有闭就隐约听到婆婆在大声的喊我!当我打开门,听到婆婆大喊“媳妇”就赶快跑过去。

 我进去之后婆婆显得很生气,她一定为大声喊我,我才听到而生气,这时候,我不由后悔没有劝说老公不要按隔音板,就是因为我们的房间里按了隔音板,使得婆婆这边必须声嘶力竭的喊我,我才可能在自己的房间隐约听到些动静。

 “你干什么?是不是又在自己房里面偷懒?”婆婆见到我马上就开始骂我。我不敢还嘴,也不敢辩解,赶紧跪倒她的边,低着头听任她继续骂我。

 “你说说你!不会生娃,还爱偷懒,真不知道我儿子怎么就认定你了!如果,不是我儿子,我早把你赶出去了。

 这镇子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的大闺女求着做我的儿媳妇,偏偏就是你赖在我儿子身边!”“真是作孽呀!作孽呀!我儿子怎么这么倒霉?怎么就上你了?你不就是长得好看吗?”

 “可好看顶什么用?”“哼!命还硬的很,在家克死自己的爹,进门就克我,让我的身体不好!”“你妈也不是什么好货,一个臭破鞋,我这个邻村的寡妇都知道你们村子的大破鞋就是你妈!”

 “你个狐狸跟你妈一个样,就知道勾引男人!勾引村子的赖子不算,还勾引我儿子!”每次婆婆骂我大概都会说这些,我现在听着已经不再会像我刚进门的时候那样流泪哭泣了。

 也不会再像进门那样怨恨婆婆诅咒我去世的父亲,也不会再觉得婆婆骂我妈妈是破鞋是对我的侮辱了,当然也不会埋怨婆婆骂我是狐狸,骂我是破鞋,甚至,现在婆婆骂我是狐狸是破鞋的时候,我的身体还会有怪怪的感觉。

 婆婆骂了好长一阵,兴许是有些口渴了,就住了嘴。我赶紧端上一杯温水给婆婆喝,让婆婆润润喉咙。

 “妈!伟军的大学同学过几天会来家里做客,伟军让我把书房收拾下让他的同学住下,我刚才已经把书房收拾好了。”婆婆半睁半眯的眼睛突然变的炯炯有神,扭着头看我,问道:“是大学同学吗?”

 “是的!”我点头回答道。“胡闹!怎么能让自己的同学住书房呢?那是大学同学呀,说不定还是从大城市里来的,又不是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小学同学和中学同学,怎么能这么慢待人家?”

 婆婆越说越生气,那指头戳着我的脑门,说道:“你说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这么大人了,不懂得劝劝伟军吗?他是怕吵到我,但是能这么委屈远道而来的客人吗?”

 我低着头不敢看婆婆,觉得有些委屈,却也无可奈何,一边是我尊敬爱慕的老公,一边是我气势凌人的婆婆,我夹在中间也只能受着婆婆的气,遵从自己的老公呀。

 “算了!和你说也没用,不中用的东西就是不中用!”婆婆说完拿起头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儿子!听说你的同学要过来做客?”

 “嗯!蕙心和我说了。”“哦?是吗?他毕业就留在北京了?唉!当初我劝你别跟着我回来,你不听,不然现在就在北京的大医院里当医生了,你说这多好啊!”“托关系?他还是北京本地人呀?”“唉!伟军,这次当妈的要批评你了!你怎么能让人家北京来的同学睡你的小书房呢?这不是作践人家嘛?”

 “嗨!人家难得来一次咱们这破地方,你还这样对人家?”“我不怕吵,就算有点动静,我身体这么好能有什么事呀?”
上章 忍嗕的借种娇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