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忍嗕的借种娇凄 下章
第5章
“你到底什么办法,你倒是说呀!”老公不依不饶地问道。“把嫂子抵押给他们,再多的饭钱都能付清,嘿嘿,你说怎么样?”

 蒋智超一边笑着说,一边对着我老公眨眼。听了蒋智超的话,我差点昏过去,那安稳下来的心瞬间就沸腾的想要拿把刀劈死他!“又胡说!”

 老公埋怨了一句就没有再说话,而另一个服务员也很快就上菜了,老板娘给我们安排了一盆水煮活鱼和几道精致的小菜,又上了六瓶啤酒和一盘冷切卤牛

 “不介意我把袜子了晾晾脚吧?”蒋智超这么说了一句之后,也不管我和老公的反应,自顾自的了右脚的鞋子和袜子,将一只大脚晾了出来。

 老公皱了皱眉毛,不知道他是不蒋智超的臭脚还是不蒋智超的行为,老公埋怨道:“喂!你了鞋子还了袜子,一会儿跑都跑不了!”

 “放心吧!我是外地口音。他们是不会主动挑起冲突的,真起了冲突平添损失不说,还可能需要花钱打点上面。所以呀,他们要讹我的钱,肯定要自然要等到我结账的时候发作。”蒋智超颇为自信地说。

 “是我结账,不是你结账!”“是是!只要不是让嫂子去结账就好了,不然哥你来接我的时候是三个人,回去了还是三个人,那就不好玩了。”

 我又瞪了一眼蒋智超,可是他却不理我。他随手拿起一枚硬币一下子就撬开了一瓶啤酒,随后就给我和老公一人倒了一杯,丝毫不管我们是不是愿意和他一起喝。

 “你这个法医还酗酒啊?”老公说话的声音有点大。“不用这么大声,就算告诉他们我是个三级警司,他们不见棺材也是不会落泪的。”蒋智超一语就点破了老公的用意。“作为客人,我先敬你们一瓶!”蒋智超竟然又开了一瓶啤酒。

 然后用嘴对着瓶嘴一口气就喝光了一瓶啤酒。我吃惊的看着蒋智超一口气将那瓶啤酒喝的一滴不剩,而他的嘴角竟然没有出来一滴。

 我看了看老公,发现他脸色有些难看。我知道老公的酒量很差,我自己虽然能喝点,但是三杯就是极限了“你一会儿不是打算借着酒劲装死吧?”老公有些生气的说。

 “怎么会呢?在北京的时候,不都是我罩着你吗?哪次你被欺负了,不是我去给你报仇啊?”

 “喂!可是每次被抓的时候,我也都是和你一起扛的!”“那叫什么一起扛啊?罚款是我出的,拘留之后也是我找的关系捞的咱们,咱俩谁在拘留所里过过夜?”

 “好好好!你能耐,你能耐还在电话里提钱,买那点东西还让我报销?”“呵!哼么着是在这儿堵我呢?我那是调戏你,电话里见不到嫂子,就先调戏调戏你不行啊?”

 “吃你的吧!”老公赌气的说道。“来来!你们得跟我干一杯!”蒋智超却不以为杵,又向我俩举起了酒瓶子。

 老公拿蒋智超没有办法,拉着我一起举杯和蒋智超干了一杯。我和老公是一人一口喝了一杯,蒋智超是一人一口干了半瓶。我看着蒋智超那惊人的酒量有些不可置信,只是老公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是他还是劝道:“你不是武松,喝了十八瓶就算不躺下,脚下也发飘,没必要喝这么快的酒。”“我是看到你开心呀,咱们兄弟多少年没聚了?我也是看到嫂子开心,我从小到大玩的女人不少。

 但是嫂子这么好的女人,也没玩过几个!”“再胡说,我拿这酒瓶子抡死你!”老公抄起一个空酒瓶作势要打。蒋智超赶紧双手合十讨饶道:“哥哥饶命,哥哥饶命!兄弟我是看到嫂子太兴奋,才说胡话的,不敢了不敢了!”老公看到蒋智超求饶的模样就将酒瓶放下了。

 我觉得老公这也算为我小小地出了口恶心,可是,没有想到蒋智超却说道:“哥,你可有点不地道,当初是谁在电话里跟我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的?”老公气的脸都红了。

 骂道:“你闭嘴!吃你的菜,黄汤都不住你的狗嘴吗?”“好好好!不说了,不过嫂子,你的腿夹得那么紧,难道是…”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我刚刚确实是在偷偷的绞动自己的两条大腿,只是没有想到被对面的蒋智超察觉了,我赶紧将两条腿松开了些。

 只是没有想到我的两条腿刚刚松开一条,一直大脚就突如其来的挤了进来,几脚趾头直接就顶在了我的部上,我真怀疑要不是那片薄薄的薄纱,他那脚趾是不是就要伤我了。

 被蒋智超的脚趾点在私处的一刹那,我几乎就要叫出声了,但是刚才我绞紧双腿时那舒的感觉却被蒋智超脚趾这么一点有了要到达极限的感觉。

 我鬼使神差的没有叫出生,还微微的放松了自己的双腿,让蒋智超脚趾更肆无忌惮的放肆。不知道为什么蒋智超的脚趾让我产生一种想大声叫的感觉,我不知道我要叫什么。

 但是我能感觉到我的喉咙下有着肆意高亢叫嚷的望,只是,我知道现在我不可以这样,所以我紧紧攥着空出来的左手,让自己克制这种望。

 可是,我的私处传来的快却越来越强烈,强烈到让我已经坐都坐不稳,直接想要瘫倒躺下肆意地扭动身体的地步。

 我好想告诉老公蒋智超现在正对我做的一切,但是我却不忍心,因为我从小到大,从婚前到婚后,竟然都没有感受到这样的刺和舒服的感觉。

 这种感觉像魔咒一样,束缚的我不敢动,不敢喊,只能任由蒋智超的脚趾玩我,甚至我真心觉得这一刻蒋智超的脚趾要比老公的更好,更厉害。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想,这是对老公的不忠。

 但是,望在心骗的了别人骗不了自己,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就当我在这变态的小甜蜜里挣扎的时候,蒋智超竟然更进了一步。他的脚趾竟然巧妙的扯开了保护我私处的那层薄纱,然后将脚趾直接顶在了我的小处。

 “啊!”小传来微微撕裂的痛苦让我发出了一声惨叫,不过幸好我很快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可即便这样这叫声还是让老公警醒了一下。

 “老婆,怎么了?”老公关切的问道。“没什么,不小心咽下去一鱼刺。”我对老公说了谎话,算是骗了过去。

 可是,刚才我惨叫之后,整个人却陡然失落了下来,因为蒋智超将他的脚走了,我将脸抬起来,看着他,发现他用吃惊的表情看着我,又看了看我的老公。我不知道他在惊讶什么,但是我能明显感觉到他看我和老公的眼神,似乎又不一样了。

 “怎么了?”老公看到蒋智超的表情,奇怪地问道。蒋智超愣了一下,马上问道:“咽进去一鱼刺会不会有事?”“傻瓜,咽下去就咽下去了,亏你和我一样是学医的,这能有什么事?”老公笑了笑,又抿了一口酒。

 蒋智超没有说话,拿起一瓶酒开了,然后又是一口喝了个干净,之后,这顿饭就渐渐吃得波澜不惊了。

 当然波澜不惊只是说餐桌之上,而餐桌之外,我的心一阵阵的颤抖,我觉得自己做了对不起老公的事。可即便我这么想,我仍然忍不住回忆方才那刺的美妙,我甚至暗暗恼怒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忍住那声惨叫。

 而那样蒋智超就不会吓得收回那只脚了“不知道,晚上我能不能求老公也那样呢?”我暗暗地问自己,可我想到老公平时的举动,就知道这不可能。

 “也许,我可以试着用自己的手指?像是刚才蒋智超非礼我那样,我非礼我自己?”我想到这里偷偷地笑了一下,为自己的小聪明开心,也更加盼望着赶紧回家,让我光衣服躺在上,等老公睡着之后偷偷非礼自己才有意思。

 “我去结账。”老公说了一声,准备站起来,可是,蒋智超这时候却一把拉住了我老公,他说道:“你去的话,指不定就完蛋了,我过去吧,你在这里别动护着嫂子。”老公看了看柜台那边,又看了看一旁衣着暴的我,默默的点了点头,接过了蒋智超递过来的大背包。

 看到老公接下那个背包时候稍显狼狈的样子,我就知道里面东西不少,而蒋智超这时候才慢悠悠的穿上了袜子和靴子。“他不会准备一个人先溜吧?”

 我心里暗暗发紧,不过看到他笃定的脸,我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多疑的太过分了,蒋智超穿戴整齐之后就起身向柜台走去,看到他高大壮硕的背影,我总觉得有些莫名的安心。

 老公这时候拉住我的手,对我说道:“我看我们还是先往外走吧!”我俩站起来往外走,老公本来想一只手拎着那个大背包,一只手牵着我。

 但是老公发现那个背包实在太重了,所以干脆放开我的手,改用双手拎包。“怎么刚才那么牛,现在嫌贵了?”老板娘一边冷笑着看着蒋智超,一边盯着门口。

 这时候,门外突然进来五个人,都是三十上下的男人,而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跟那个老板娘是一伙儿的,随后老公这时候也发现了这群新来的人,一时之间我和老公有些进退维谷了。

 蒋智超却没有理会老板娘的话,而是三步并两步走到我们前面,将我和老公护在了身后。“回去坐着去,账还没结你们走什么,回去接着吃。”

 蒋智超说了一句,就将老公手上的背包抢了过去,然后一把丢到了刚才我们坐的那个卡座上,然后一把就把我和老公推了回去。

 “知道跑不了就好,刚才对我儿子吼的那么大声,现在不让你们出点血,我这个当妈的多没面子啊!”老板娘冷笑着说道。
上章 忍嗕的借种娇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