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忍嗕的借种娇凄 下章
第8章
 又想了想他说的那种情景,又想到了老公对我做的事情,我竟然点了点头默许了,就这样,我跨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两只雪白的大腿分别蹬在两侧,短短的裙裾已经滑到了我的大腿上。

 甚至我觉得,风一吹都能出我那内两侧的细细的绳子,甚至都快骨了,只是,我不管不顾的死死抱住蒋智超的,然后将脸深深的埋在他的后背上,即怕别人认出我,也怕不小心看到认识的人。

 我当然知道我这种动作会让我的两个球完完全全在蒋智超的后背上,但是我却不管这些。因为,这也是小小的报复一下我狠心的老公。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只是今天老公的所作所为实在太让我生气了,也太让我伤心了。

 当然,我也仅仅敢这样小小暴下自己的大腿,让蒋智超碰碰我鼓鼓的房。我实在不敢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了,只是,我出的着蒋智超的时候,似乎他衬衣糙的纹理也如他的手一般抚摸我一样,那种感觉怪极了,却也羞极了,蒋智超的车骑得果然很慢。

 只是还算稳当,这让我也不知道他骑车的技术是不是真的很差,只是我却很不喜欢这种速度,因为周围人对我的议论声甚至都能传到我的耳朵里了。

 “你快点骑呀,这里人太多了。”我对蒋智超的速度很不,忍不住抱怨道。蒋智超用颇为无奈的语气解释道:“就因为人多,我才慢点骑呀,万一撞了人,咱俩就都走不了了。”

 我也知道蒋智超的话不能算错,也只能任由蒋智超载着我一点点的离开县城,只是,在众人的目光中,在蒋智超炙热的身体旁,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感觉到了很异样的感觉。

 夏日的风缓缓卷起我的裙角,恼人的风不甘地掠过我赤的大腿,似乎轻轻挠着我上的

 我的额头有汗滴滴下,落在我暴在外的一片沟上,这种感觉既是粘腻,又是让人挠心,只是我却没有丝毫的反感。我骗自己这是在报复自己的老公,只是我自己都渐渐不生气的时候,我仍然没有松开自己的双手,死死揽住蒋智超的

 蒋智超的摩托车驶离县城之后,路上的行人渐渐少了,不怎么好的土路也颠簸的更加厉害了“啊…”我轻轻地哼了一声,这是因为蒋智超的背包勒在我的肩膀上,让我感觉越来越辛苦也越来越痛。

 即便是在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声中,蒋智超也细心的听到了我的痛哼声。他赶紧停下车,然后让我下车。“他要做什么?这…在这么荒凉的地方停下…难道…”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还微微有些害怕。

 但是,我还是跳下了车,似乎有些认命似的等着可怕的事情发生,只是,蒋智超并没有对我做什么,只是将那个背包从我的肩膀上提了下来。

 “嗯…”我又哼了一声,因为汗让背包的背带和我的肩膀已经黏在一起了,而因为背包的肩带,让我两边肩膀上都有了一条红色的勒痕,甚至隐隐有些瘀血了。

 蒋智超一看我的肩膀变成了这样生气的拍了自己额头一下,然后说道:“都怪我粗心,嫂子别生气。”

 “没事!你打自己做什么?我又不怪你。”也许是因为蒋智超没有做什么让我害怕的事情,我的语气也比以前要好很多。蒋智超将背包放在摩托上,然后拉开一个小拉链,熟练的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瓶子。

 “这是我们局里面自己配的药膏,放心不是给死人用的,是给活人用的。这药膏活血化瘀最好用了,我给你涂上。”

 蒋智超说着就往掌心挤了点白色的膏状物。现在荒郊野外,我怕蒋智超和我的身体接触太多会出现一些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想要阻止他,但是我的手刚刚提起来,就觉得一阵火辣的痛楚。我痛苦的皱着眉毛,而蒋智超这时候像是有些心疼似的拧眉注目。

 我没有办法阻止和拒绝,也只能听从他的安排。蒋智超的手掌再一次落在了我赤着的皮肤上,但是这一次没有轻薄和非礼,也没有肆意的玩和作,有的直是温柔的抚触。我甚至感到那些药膏在他的掌心融化,缓缓的沁浸到我瘀血的勒痕中。

 蒋智超将药膏涂好之后,并没有停下,而是撅着嘴靠近我肩膀上的勒痕,然后轻轻地吹着气。蒋智超呼出的气微微有些凉意,那细风微微扫过伤口的清凉让我有些害羞。

 只是和伤口处的清凉比起来,我的内心却陡然变得火热一片。没有丝毫接触的动作,却让我变得比之前还害羞,我知道我的脸很红,也知道我的脸颊很烫,只是我仍没有拒绝他的意思。

 “我这算不算是对他的一种纵容?哎!算了,就当是他为非礼我而做出的补偿好了。”我如此安慰着自己,贪心的留恋着这种颇为美好的感觉。

 “嫂子?嫂子?”“啊?”蒋智超似乎唤了好多声之后,我才匆忙的反应过来,我抬起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怎么样?”蒋智超用询问的语气问道。“什么?什么怎么样?”我奇怪的问道。

 蒋智超这才反应过来,知道我刚才走神了,他咽了一口口水,向我说道:“我说这背包太重,要是你继续背的话,肩膀会受不了的。我看,不如我来背,你坐在前面好不好?”

 我以为是他要我载他,但是想着他坐在后面,双手可能要搂着我的,甚至可能会摸到我的,我的脸红的就更加厉害了,我赶紧否决道:“不行,我不会骑车,还是你来骑,我坐后面好了。”

 我知道我自己我说谎了,我其实会骑车,也载过别人,但是我那时候是载的婆婆,而现在要载的却是他。蒋智超又愣了一下,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发愣,他马上解释道:“我个子高,四肢也长,坐在后座一样可以骑的,你只是坐在前座而已。”

 我听到他这个说法,便问道:“啊?那我脚放哪里?你不踩前面,怎么骑车?”“我踩着呀,你踩在我的脚背上不就可以了么?”“可我穿着高跟鞋呢,而且你看鞋跟这么细。”

 我说完还将脚抬起来一些,让他看到我的高跟鞋后面的细跟。蒋智超顺着我的目光看到了我的脚,只是他的目光似乎落在我的脚趾上,虽然隔着丝袜他也完全不可能碰到我的脚,但是这一瞬间还是让我感到好

 “那…那你了鞋子,只穿着丝袜踩在我的鞋上,可以吗?”“啊?”我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提议,想到我穿着丝袜的脚踩在他的鞋子上,我就有些脸红。蒋智超说:“这样,我就可以背着背包骑车,你坐在前面,也不用担心后面走光了。”

 我本想拒绝,但是肩膀上传来的痛楚,却让我有些难过,想着他的办法,似乎我也不会有什么不堪的地方,于是就点了点头。“好吧!”就这样我答应了蒋智超的提议。

 蒋智超见我答应了,开心的咧着嘴笑了笑,然后将背包背在肩膀上,对我说:“嫂子,我去撒泡,你等会儿啊!”蒋智超说完。

 也不管我的反应就走到路边,背对着我了起来,我看到他的背影,此时的他似乎和那个狼一样的男人对不上号,可就当我凝视他的背影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开始撒了,本来我应该马上别过头不去看的,但是不知道怎么我竟然没有回避,甚至还盯着他而下的柱猛看。

 “天啊!他的怎么那么快,而且的力量好大啊!”我惊讶于他的强劲,觉得有些诡异,因为老公的时候,更多的像是一连串的水滴。

 而蒋智超则是一股力气很大的水柱。就是因为蒋智超和老公的差异,让我竟然看的有些痴了,我没有想到蒋智超刚刚完竟然就转过身了,而他转身的时候还没有提子。

 蒋智超当然不知道他撒的时候,我还在一旁偷窥,他很自然的转过身,一边转身还一边抖动着自己的,我知道那是要甩掉上面的残,只是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转而去盯着蒋智超的看,更没有想到的是蒋智超的竟然那么大。

 “啊!”我惊讶的叫了一声,只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惊讶,是惊讶于自己的大胆行为,还是因为被蒋智超发现了自己的偷窥,又或是因为他的真是太大了,我足足的又看了好几秒,才“急急”扭过头闭上眼。

 只是,我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全是那让人触目惊心,觉得长得有些“畸形”的大子。“这…他是不是有病呀?怎么那个那么大?不应该呀!不应该呀!”我长这么大。

 除了小孩儿,我只见过两个成人的,一个自然是我的老公,因为我会和他“爱爱”另一个则是我的爸爸,当他卧的时候我细心照顾他的饮食起居。

 “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呢?”蒋智超的和我见过的两为什么那么不一样?他是不是有病呀?是不是来这里就是为了让老公给他治病?太大了,太了,也太黑了!一定是有病,嗯一定的!

 不然…不然怎么可能会那么大?我脑子里想着那可怕的子,却不肯睁眼,甚至想着想着就有走神了。

 “啊!”我惊叫一声,因为蒋智超竟然用两只手抓住了我的纤,然后将我提了起来,突如其来的接触让我猛地睁开眼睛,大喊道:“不要…不要啊!”我以为蒋智超要对我做什么,却没有想到他仅仅是将我放在了摩托车的前座上。
上章 忍嗕的借种娇凄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