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忍嗕的借种娇凄 下章
第1章
“妈!您别急!蕙心身体很好,只是岁数有些小,所以现在还没怀上,等蕙心岁数再大点,到时候您肯定能抱上孙子!”这是老公坐在我婆婆的上正在安慰她。

 “哼!”婆婆没有说话,只是闷闷不乐的哼了一声,然后继续嗑瓜子,而嗑出来的瓜子皮全都丢在地上,而我一会儿却需要拿着扫把小心的扫干净,不能留下一片瓜子皮,不然就要挨婆婆的一顿臭骂。

 “妈!您别老吃瓜子,吃多了上火,来,您喝口水!”老公在一边苦苦地劝说,一边恭敬的捧着一杯水递给我的婆婆喝,虽然,婆婆作威作福惯了对待我老公也跟严厉。

 但是对自己的亲生儿子毕竟不会像对我那样凶恶,婆婆接过老公递上的水小小的抿了一口,然后再递给我示意我放到一旁。

 跪在地上的我,赶紧接过来然后放在一旁,偷偷的瞄了一眼婆婆,看到她似乎仍旧是怒气未消。“你心疼自己媳妇了?”婆婆斜着眼看着老公,显然对老公的劝说还是很不的。

 “不给我生个孙子,连嗑瓜子都不让了?你就是这么当儿子的吗?我辛辛苦苦拉扯你长大,你就是这么孝敬我的?”婆婆看着老公的眼神也有些不善了。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他劝婆婆别吃瓜子,还是因为他刚刚给我求情。“妈…”老公听到婆婆的责怪,一时说不出话了,在婆婆面前老公远没有在外人面前强势,甚至格外的懦弱。

 老公是婆婆一个人带大的,我的公公很早就去世了,只留下婆婆和老公两个人相依为命。

 但是,婆婆是一个性格强势,作风硬派的女人,年轻的时候在她村子里就没人敢惹这个很凶恶的寡妇。也许,老公从小就觉得婆婆含辛茹苦的将他带大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老公也特别孝顺。

 老公的孝顺是出了名的,镇上没有一个人不竖大拇指。他也特别争气,岁数不大就成了他们村第一个大学生,也是镇子上第一个去大城市上大学的大学生。

 他们村里人把他当作骄傲,我们镇上很多人也都特别崇拜他。可就是这么一个大学生,在上大学的时候却要婆婆跟着一起去才肯报到。

 不是因为老公对外面的世界害怕,而是不想留下婆婆一个人。老公这样的举动让村子里镇子上的人更加称赞他,认为他是世间少有的孝子。

 老公大学学成之后,本来是有机会在大城市里生活的,但是他最后却选择了回到这个小镇上做一名医生。老公这样做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婆婆想家,住不惯大城市。

 为了跟婆婆回家乡生活,老公甚至放弃了一段在大学里结下的爱情,而我听老公说那个女孩儿人品相貌,家世学业样样出色。

 即便我是这个镇上有名的美人也是远远比不上她。我确实有让人羡慕的美貌,也确实让村子里镇子上的很多人垂涎三尺,只是我的家世很不好。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妈妈是谁,我的爸爸从来不和我提我的妈妈。我只是在别人的只言片语里知道我的妈妈不是本地人,是从城里面来的女人,她是被送到这里来镇改造的。

 而我的妈妈那时候是有名的破鞋,以美貌和着称,听说很多男人搞过我妈妈,虽然这么说是对妈妈的不敬也是对妈妈的不孝。

 但是这确实是事实,后来妈妈生下了我,也不知道我的生父是不是就是我去世的爸爸,反正妈妈当时就因为爸爸老实就赖上了他。

 可是妈妈听说国家改革开放了,就一个人跑了,把三岁的我丢给了爸爸,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妈妈,而我的脑海中她的影像也非常的淡。

 只是听村里的人说,我像极了我的妈妈,都是一样的美貌,只是我太老实不像我妈妈,而我又是个黄花大闺女,不像我妈妈是个破鞋。那一年,我十七岁,老公他二十三岁,刚刚回镇上。

 我是在家中伺候病重父亲的丫头,而那时他已经是镇子上医术最高明的医生了,如果是去偏远地方给别人看病,警察往往都会跟他一起出诊一路保护他。

 爸爸那时候已经病的很重了,我跑到镇上把这个在邻村长大的大哥哥请了来,只是他看到爸爸的样子,又为爸爸诊治之后,说爸爸得的是绝症是救不活的。

 听了他的话,我很伤心,可爸爸却很开心,他说他老早之前就想自杀了,只是一直不敢。现在好了,老天爷要帮他最后一次了,可是,爸爸是我的天啊,是我的支柱呀!没有了爸爸,我就没有了依靠,虽然我会干活,也肯干活。

 但是没有一个男人作为依靠,我怎么可能活下去?村里的一个赖子就一直想霸占我,要不是爸爸还在人世,他早就得逞了。

 我不想嫁给赖子,我求爸爸不要死,求大哥哥救救我爸爸,只是,爸爸只是笑着却不说话,大哥哥只是叹气摇着头。“要不我娶你吧!”

 我已经忘记但是大哥哥说出这句话时候的情景,而那之后他就成为了我的老公和我的依靠。因为大哥哥的关系,赖子不敢再着我。

 就这样我走进了老公的家门,那时候他二十三岁,而我十七岁,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婚后的生活是我一生噩梦的开始。***

 直到我进这个家门之后,才知道我的婆婆是那样厉害,那样刻薄,而在外面那么能干的老公在我的婆婆面前,却像一只小一样懦弱,也许这就是真正的纯孝吧?

 因为只有纯孝才能解释,为什么我眼中高大无比的大丈夫,在婆婆的面前会被骂的无比狼狈。

 虽然婆婆对我的态度很恶劣,但是在家侍奉父母,出嫁侍奉公婆是我们这里的传统,即便我被百般苛责,但是我也只会在内心埋怨,却不敢有一丝不表现出来。

 更不敢有任何偷懒和懈怠,好在我的老公对我很好,我能感到他很爱我,无论何时何地,这种爱我都能感受的到。总之,我婚后的生活是甜蜜夹杂着烦恼,不过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整整五年我的肚子都没有一点动静,这让我的处境变得极其艰难了。

 “不能生蛋的母养了有什么用?赶紧赶走,再娶一个!”婆婆怒吼着,她已经不止一次对老公如此说了,婆婆第一次这么说的时候,我以为我的老公会休了我,会将我赶出家门。

 可是,我却没有想到一向怯懦的老公,却在这件事上坚决的支持我,保护我。老公对我的保护让我无比感激,我知道他再次给了我一个家,也让我的家能继续存在。

 “妈…”老公很为难,对于婆婆的要求他从来不会硬顶,却总会软软的接下,缓缓地放下。婆婆看到老公又要用老办法,不想他在拖下去。

 马上大吼道:“我不管!你多大了?你多大了?你都二十八了!马上就三十了!三十而立,三十而立,你现在条件这么好,还有什么好愁的?你说你要再娶一个,全镇上的大姑娘都会由着你挑!

 我不管你说的那些,我再给你一年的时间,要是她的肚子再没动静,你就赶紧给我休了她,你要是不休她,你就让我去死好了!”听到婆婆的话,我和老公脸色都变的很难看,我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毫无血

 而老公此时脸色却有些黑。因为,婆婆从来没有说过这么重的话。我和老公离开婆婆屋子的时候都很沮丧,因为我们知道现在需要放下手头所有的事情,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生孩子上。

 可是…整整五年,我的肚子都没有动静,我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能生。我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上,尽管知道婆婆的耳朵很背,但是仍然不想行房的声音被婆婆听到,虽然也不会用多久时间。老公像往常一样,坐在边自己去上身的衣服。

 而我跪在老公的脚边帮他去下身的衣物。“自己光,我懒得动手了,然后再跪下给我。”

 老公没有多废话,似乎这已经成立例行公事一般,这确实是例行公事,每次行房之前,老公都是自己衣服,然后大马金刀地坐在沿上,而我有时候是自己光衣服,有时候则是被老公扒光衣服。

 不过每次都是要我跪在他双腿中间他的巴。我跪在地上开始自己的上衣,雪白的肌肤暴在空气中有些微微的寒意,高耸的部在被释放之后快的跳动。

 而平坦的小腹下一小撮后是我害羞的私处,我换换掉自己的子,用自己的双腿换换摩擦他的下身。

 我想用这种感的挑逗让他能更有兴致的要我,只是我没有想到我的行为换来的是他不耐。我在老公的岔开的两腿间桂林下去,然后微微低下头握住老公垂下的

 先是用舌尖挑逗,后是用双紧紧包夹,时而轻轻动,时而大力,只是无论我怎么做,老公的总是很难变的坚。我并不反感跪在老公的脚边。

 而平时伺候婆婆的时候,也是她躺着我跪着或者是她坐着我跪着,只要我没有做事情,我都是跪着伺候婆婆的,这是婆婆的要求也是婆婆口中的家法。
上章 忍嗕的借种娇凄 下章